嗯,简介(看不看没影响)
嗨,我是小穆
蹲UT圈(主要),凹凸圈,火柴人圈,开宝圈。
最爱cp:蜂蜜番茄,芥末番茄,Afterdeath,errorxink,雷安雷,
雷卡,伽小
还喜欢很多东西,吃的很杂。
火柴人特喜欢zboom。
是个懒鬼✔(:D)

关于

UT/UF 交错之下 花吐症

  小穆新人哟~qwq/撒花撒花~☆
  第一次写,小短片,各位看官愉快哦~
  (有点不懂分段呢,有错别字也请见谅哦!)
  __分外短小__
  ________________*正文*________________
  ......
  喉咙又有什么往上涌出,刮在脊椎上痒飕飕的,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两天都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直叫sans心烦。
   一定是因为被气到了!sans盯着眼前的骷髅努力抑制着咳嗽的冲动和打fell一拳的冲动。
  距离fell第一次来UT已经快一个月了,除刚见面时的互相审视外,fell便不知道为什么对sans死缠烂打,也不知道想要干什么,sans对此感到非常烦躁,偏偏他对着一张讨好的脸实在没法动手。
  “嘿!另一个bro,想要尝尝papyrus的意面吗!我看你特别喜欢芥末酱,你一定喜欢papyrus为你特制的意面的!”papyrus拿着看起来就让人很有食欲的意面往fell面前推。
  是的,这就是更让sans烦躁的,他觉得自己在兄弟心中的地位要被fell抢了怎么破!虽然papy的意面不是太美味,但以前papy只给我做啊!
  “哦!Tanks,papy,我非常想啊!你精心为我做的意面看起来就很美味,我一定会把它吃完的!”说着,fell将意面塞入口中,老实说,虽然papyrus的意面不如Boss做的好吃,但特意为他做的,还是加了很多他最爱的芥末酱的意面真的很和他的胃口。
  哦,sans看他这幅模样更不爽了,喉头的瘙痒一直在,让sans非常难受。
  sans转身,别过fell担忧和papyrus迷惑的目光回了房间...他快忍不住咳嗽了,那不知名的玩意儿在喉咙那里卡着,感觉要溢出来了...
  sans一会到房间就靠门滑落到地上,sans用手紧捂着嘴,但反锁的门中依旧传来撕心裂肺的咳嗽,一朵朵红色花朵从sans嘴中,锁骨处随着sans的咳嗽飘出,是玫瑰。
  真见鬼!sans在心里面狠狠地咒骂了一句,他已经知道这两天一直感觉怪怪的原因了。--吐花症
  一种暗恋别人就会吐花的古怪的症状,这症状听起来是多奇特啊,本应该是故事书中的病症,sans却不是地下世界第一个得花吐症的人,因此,sans一下就清楚了会这样的缘由,而他现在还要去找一个他根本都不知道是谁讨要一个吻,还得是那谁也喜欢他,不然半年后就要死,真真是!...sans默默撕扯着手边的枕头,将里面的羽毛弄得到处都是,干脆将羽毛刨了些出来改将刚刚的玫瑰花装了进去。
  sans更烦躁了,还有半年,他自己还不是不知道自己喜欢谁。
  这时,fell推门而入,手中拿着一瓶芥末酱好不痛快,房间内是被门一下子扇飞的sans。豆大的汗滑下fell的头骨。
  fell走上前将sans拉起来,顺带躲过sans的骨头攻击,这很轻松,因为sans不是真的要攻击。
  “哇哦,看来你有一股子气憋着呢,要不要和我说说呢,classic?”fell往嘴中挤了一些芥末酱。
  “哦,我觉得如果你能离我远点再好不过了。”sans恶狠狠的盯了fell一眼,偏过头去,下意识,玫瑰已经装好,遮掩得很完美,在拿去扔掉之前,只要想法子将花香盖住应该就不会被知道了。
  “很香的玫瑰花味对吗?classic”fell将头凑到sans面前,sans不知道为什么眼神有点躲闪,什么也没说。
  第二天后,不知道为什么,吐花症莫名其妙的就没有了,sans没事不会和fell杠,但依旧烦躁,除了看到fell没事跑UT来自己面前闲逛会很不爽,却莫名有股安心的感觉,但sans不会承认的,哦,fell又在papy那献殷勤,哼!(围观群众:不就是讨好小舅子吗?)
  ____________短小无力,没有重点,垃圾,写完自己也蒙了,cp ufsansXutsans,cp看不明确,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写的,第一次下笔,感觉糟透了,希望下一次能好点,看完的客观谢谢坚持看下去,感觉要死了,简单来说就是fellsans不断穿到ut来撩utsans,其中掺杂讨好小舅子(papyrus)的故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成这样感谢看完小穆第一篇文的小伙伴,不知分段是否有错,简短到有罪,哈哈,我在写啥我不知道,写的这么差劲真抱歉,我快切腹自尽了,啊哈哈!_______________

评论(6)
热度(37)

© 北穆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