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简介(看不看没影响)
嗨,我是小穆
蹲UT圈(主要),凹凸圈,火柴人圈,开宝圈。
最爱cp:蜂蜜番茄,芥末番茄,Afterdeath,errorxink,雷安雷,
雷卡,伽小
还喜欢很多东西,吃的很杂。
火柴人特喜欢zboom。
是个懒鬼✔(:D)

关于

【UT/US】口是心非(3)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相册看就是清晰的,一上穿图片就变得模糊的不能看啊?TVT
渣渣文,流水账,拖了好久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请欣赏(?)
————————————————————
  “哈哈,chara,华丽的sans马上就要赢你了,MEHHH!”
  “才没有,sansy,还早着呢!”
  蓝莓和us chara坐在电视前玩着游戏,手快速的按着,时不时惊呼出声。
  烟枪哼着最喜欢的曲子,悠闲的将着锅里的意大利面煮好,然后装盘。
  嗯?好像没有辣酱了,下楼去买吧,顺带把晚饭要吃的买上。
  烟枪收拾收拾了厨房,把意大利面锁在了狗狗进不去的冰箱里。
  “sans,我出去超市一趟,马上回来。今天意大利面做的有点多,想吃多少有多少哦。”
  “papy慢走!”
  “papy,等你回来我肯定赢了哦!今天我要多吃一盘意大利面,MEHHH!”
  “sansy,真是的,看看你的血条,今天中午能多吃一盘意大利面的是我才对!”
  烟枪换上鞋,将两个昨天拿到新的喜欢的游戏就一直兴奋的不行的小家伙关在门内。
  所以他是我最酷的兄弟啊,真有活力。等会来的时候,他两个就应该饿了吧。
  烟枪慢腾腾的向邻街的百货超市过去,他们住的地方离超市很近,这也是当时他会买这个地方的房子的原因。
  雨滴打在地上,一滴雨还顺着烟枪头骨滑下,烟枪眨眨眼,不自主加快了脚步,和一对人类情侣擦肩而过。
  超市门前,小水滴拿着一瓶星星糖果,望着离开的那对情侣。
  “kid,你这是在这里躲雨吗?”一片橘色出现在了小水滴视线里。
  “恋人是什么?”
  “...啊?”
  “你有恋人吗?”
  “你吃过恋人吗?”
  “恋人和星星糖一样好吃吗?”小水滴一句一句的问烟枪,也不管烟枪懵的看着他,有没有反应过来。
    “唔,恋人就是,嗯,你愿意陪着他一生,而他也愿意一生跟你待在一起的人。还有,真不好意思啊,kid,我暂时还没有恋人,等下次见面,我若有了恋人再回答你后面的问题好了。”烟枪蹲下来,伸出手在小水滴头上揉了揉,进了超市。
  嗯?今天土豆打折,要不买点?家里还有牛肉,可以做咖喱。面粉好像要用完了,买一袋大袋装的更划算,就是重了点,但谁让他有魔法来着?家里还有苹果,可以烤苹果派。嗯,可以买点玉米,bro和kid挺喜欢玉米浓汤的。蜂蜜不能少......
  最后烟枪停在码放着一排排番茄酱的货架前,据bro和kid透露的消息(实际上是bluenerry说想去taco同好会,swap chara说想跟着另一个自己出去玩的时候来找烟枪说的,嗯,他用最开头的那盘游戏搞定了他们)papyrus参加 意大利面爱好者见面会去了,没两天回不来,小鬼给他们那边的宅龙和Undyne的约会出谋划策去了,要明天才回来,一会可以把sans叫过来,简直完美。烟枪淡定的拿了两瓶番茄酱。
  嗯?什么,你说我拿多了?不不不,像我这种懒骨,也是一天一瓶蜂蜜,番茄酱可没蜂蜜腻味,sans不可能一天一瓶都喝不完的,再说,待会儿回去吃意面还要加酱料的,不买两瓶不够用。
  在等着结账的队伍中,烟枪神游,想起了小水滴的问题。
  恋人暂时还没有,心上人但是有,就是某个和他一样懒的懒骨头。烟枪这样想着。虽然还没吃到,但sans一定和蜂蜜一样好吃。嗯?番茄酱风味的蜂蜜,味道会很奇怪也说不定。
  虽然前不久才明白自己的心意,但一发现就觉得一点也不奇怪。两个骨就像太阳刚升出海面和天空的景象一样融洽,自然而然烟枪就被吸引了,sans应该也是这样,只是更加别扭,感受得到双方的情意相同,偏偏喜欢说点反话,倔的和要他在一场生死搏斗中认输似的,当然,也因为他本就是怎么想的,说的话相反也可不放在心上。
  这也是烟枪不久前开始温水煮青蛙的原因。
  直说sans会炸的。
  ......而且正事干完前,sans估计也没心思就是了......
  等等,我连一垒都还没上来着,我是不是该加把劲?
——
  “sans,真是太谢谢你了。”toriel的声音充满感激,一边说着,一边用钥匙打开了门。
  “若不是你帮我把教材和书送过来,我就真的只能教学生们关于蜗牛的三百六十种妙用了。”
  “这就不用了。”tori,说真的,我背后有股浓厚老男人的怨气,你真的没注意到吗?
  “说起来,sans,今天你看上去很不好,发生了什么吗?”
  “不过真要说的话,我得谢谢你及时打来的电话,把我从噩梦中唤醒了才对。”sans将手中的教材和书递给toriel。
  “哦,是这样吗?那真是太遭了,sans,你还好吗?”
  “还好,就是有点困,让我晕乎乎的,真‘骨恼’”。
  “要和我说说吗?这样会让你感觉好点的。”既然还能说双关,那就是真的还好吧?toriel有点不确定。
  “well,只不过是梦见被我的臭袜子活埋了,也没什么。”
  “好吧,等你什么时候想说了,再来找我吧。”
  “当然。”
  等toriel关上门,sans回过头,深呼出一口气,然后注意到杵在后面的烟枪。
  “嘿,sans。”烟枪淡定的打招呼,一手拿着一大袋买的东西,一手将一瓶似乎端详了好一会儿的番茄酱瓶放回购物袋,旁边还用魔法浮着一大袋面粉。烟枪将瓶子放进袋子里时还细心的将被捏出一道裂痕的那面遮起来。
  sans总觉得自己刚刚听到了咔嚓的一声。
  “要回去吗?一起吧。”
  “嗯。”
  一前一后,没两步路就回到家门口。
  “看你的样子,是又熬夜了吗?”都可以去扮熊猫了。唔。好像还挺可爱的。
  sans那台机器也调试好了,再过段时间就可以用了,本来,他的黑眼圈也消了,可今天却更重了。
  “没有。”sans想也不想,就这么回了烟枪。
  “好吧,那要过来吃午饭吗?”烟枪也就拐了一下弯就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听bro说papyrus和frisk出门了,你们家里现在就你在家,来我们这边吃好了,正好我多做了些菜,你来了刚好。”
  “......好呀。”sans呆呆的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房子,转头就向烟枪走过去。
  ???
  有哪里不对。若是平常,sans绝对不会这么爽快的,得别扭好一会儿,再黑着脸承认。绝对发生了什么。难道他刚刚和toriel女士说了什么?
  只最后看到sans和toriel聊天的烟枪,忍不住磨牙,难道,难道之后,他一个大男人要和一位女士抢男友?
  “你发什么呆,不进去吗?”sans的声音将烟枪飘走的思绪拉回来。
  烟枪和sans进屋后,就去了厨房。
  “MEHHH!另一个我,要和我们来一局吗?”
  “嗯嗯嗯嗯,这个游戏是刚出的,可好玩了,而且蓝莓都打不过我!让我们来一局吧!”
  “chara!明明是你打不过最华丽的sans,另一个我,我们来!”
  “我!”
  “OKOK,kids,一个一个来。”sans制住又要吵起来的两个小家伙,一起玩起了游戏。
——过了会儿——
  “sans,bro,kid,吃饭了。”拖着懒洋洋的腔调,烟枪端着最后两盘意面上了餐桌。

  “来了/好!”两个小家伙快速的冲了过去,而sans慢吞吞的跟在后面。

  “MEHHH!好吃的午餐!”

  “papy,love you!”chara高兴的抱了抱烟枪。

  “哈哈,喜欢就好。”烟枪高兴的揉揉软软的chara,虽然每天中午都能听到。

  “well,意大利面。”sans卷起一卷烟枪特地帮他多加了番茄酱的意面。

  “你帮我省了一个步骤。”sans吃下意面,对烟枪晃晃叉子。

  来到地面后,有了和Undyne烹饪方法完全不同的一些人帮助下,papyrus做的意面比以前好吃多了,但到底比不上做饭一直很美味的烟枪。sans享受的嚼着意面这么想。

  “好吃~”chara趁蓝莓不注意,从蓝莓盘子里插走一个肉丸。

  “啊!人类,你怎么可以偷袭最华丽的sans!”

  “是你先偷袭最华丽的sans的,MEHH!”蓝莓也不恼,将一旁chara做餐后甜点的小蛋糕上的草莓插走,一口吃掉。

  “啊!我的小草莓,嘤。”

  要看两个小家伙又要吵起来。

  “好了好了,打住,吃饭啊吃饭。”烟枪淡定的镇压下想躁动的两个小鬼。

  “哼!”

  “哼!”

  两个小家伙对哼一声别过头,不过两分钟又凑到了一起。

  “嘿,chara,帮我夹一条小鱼好吗?我夹不到。”

  “好呀!蓝莓,帮我拿一下沙拉好吗,我够不着。”

  “哈哈哈。”sans看着蓝莓两个,想到自家两颗星星,笑了起来。

  不经意间,sans吃进去一颗烟枪放进盘子的肉丸,沾满了蜂蜜,甜的他表情都变了,忍不住吐槽烟枪。

  “古怪的癖好。”

  “hen,我可不认为你喜欢番茄酱和我喜欢蜂蜜有太大差别。”

  sans耸耸肩,没否认。

  “伙计,你昨晚几点睡的?”烟枪问出了一开始就想问的问题。

  “我还以为我帮完你后,你不会再熬夜了。”

  “这就像在问为什么晚上睡的饱饱的,你白天还是犯懒睡觉一个样。”sans将嘴里的意面咽下去,斟酌了半天,像是想要说点什么,然后放弃了。

  “9点。”

  “well,那可真早。”烟枪忍不住吐槽。

  “然后我开始做噩梦,被一个噩梦缠着醒不过来。”

  “还得多亏toriel打来一个电话,把我吵醒了。”sans黑了眼眶,将又一卷意面送到嘴里,穿白大褂的身影被黑暗吞没的情景在头脑中挥之不去。

  “好吧,这是我遇到你第二次做噩梦了。也许你会想再去看看萤火虫。”烟枪漫不经心的说。

  “不了,我觉得今天我更想好好睡一觉。”

  “你不怕又做噩梦吗?今天你家里就你一个人,要是做噩梦了都没人叫醒你,来我们这边好了,客房是收拾好了的。”

  “谁会又做噩梦啊?少咒我。我一个人在家又怎么了,我一点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sans恶狠狠的瞪着烟枪,只是嘴角还沾着番茄酱,一点威慑力也没有。

  最后,sans还是被留下来了。sans盯着说睡不着,过来看他睡相如何的烟枪,十分后悔刚刚没直接瞬移走。蓝莓和bro很像,跟着烟枪起哄,再加上chara一撒娇,他自然就拒绝不了,最重要的还是这家伙说他是怕被他小看!所以,所以......
“哼哼,刚刚某只小猫咪说自己做噩梦来着,也不知道是什么噩梦,让他怕的都不敢说出来。”
  “说谁呢?”十字架欢快的跳动在sans的头上,听了后半句话,一时竟没注意到烟枪说他是小猫咪。
  “呼,你这么想知道?我就不告诉你。”午饭后就好几次隐隐约约往这边靠,又往反方向说,不就是捏准了他的性子吗?他偏就不想说。烟枪隐秘的勾起嘴角。
  这样想着,sans将头偏到一边,谁知道烟枪性子上来了似的,无论sans转过头还是背过身,都凑到sans跟前,注视着sans的眼睛。sans只好叹气。
  窗外,弯弯的月亮被星星环绕,往屋内撒下缕缕的光。
  ——梦——
  ‘呼,sans,还好有你帮忙。’gaster开始检查程序。
  ‘终于要弄完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去Gilibys吃点什么了。’sans摊坐在椅子上,一旁的实验台上几大叠资料因为翻动混成一团,乱的不能再乱,一张资料上还有一个羊头骨的设计图。
‘若这次成功了,地下就有了足够的动力来源,我就能在家好好待个半个月了,完美。’
  ‘哼。’sans忍不住哼了一声。
  ‘只怕回家不久,就又被叫回来了,别说大话了。上次你答应和我一起庆祝pap生日,中间就跑了。’
  ‘我很抱歉,儿子,但我保证这次不会的,到时候我将手机关机了就行。到时候我们可以出去野餐,打雪仗啊,做雪雕之类的,然后晚上一家人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喔,虽然也没什么好看的节目。’手骨敲击着键盘,gaster笑着,嘴还不停歇。
  ‘对了,我记得Alphys有给过我两盘电影,之前忘拿回去了,sans,我们晚上可以看电影。’
  ‘唔,随你。’sans爬起来收拾资料,背过身,藏起了自己脸上的那点期待。
  等sans将资料分类收拾好,准备回去了,gaster已经完成了刚刚手头的事情,去其他实验室捣鼓了。
  ‘哔!哔!哔!哔!’示警灯将房间染成红色,红色警示灯是三级预警,听起来级别不高,但从警示灯安上后开始算,第三级预警总共也就响过两次而已。
  ‘发生了什么?’一不留神,一叠sans好不容易分类整理好的资料又散了,sans却没心思去管了。
  ‘爸爸!你在哪?!’sans跑出去,往震动源头过去。
  ‘啊!’
  ‘啊!’
  两声惊呼同时响起。
  —hp-0.1
   sans跌坐在地,因为手肘先一步撞到地上,撞开了一条细小的裂缝。
   一个人类孩子和sans撞上,爬起来就慌张的越过sans离开了这里,向里的走廊上有些墙倒塌,平整的通道被铺上大块小块的碎石。
    Dad,你可不能有事啊。
    sans焦急的爬起来,不管手肘上的伤继续向里前进,没有理会那离开的孩子,好一会儿后来到核心。
  ‘dad!’
    本来昏暗阴冷的房间中,机器将周围的墙啊资料等吸进去,排出的熔岩发出火光,整个房间变得火热,明亮,机器中间还时不时扭曲,将空间也吸入进去,形成一个个不稳定的黑洞,而且不断向外扩散。
  ‘sans?!快离开这里!’gaster站在房间角落,手指飞快的敲击控制台上的键盘。
  ‘刚刚那个人类乱来,启动了动力仪,现在那玩意儿开始吞并空间了,停不下来了,但我马上调整好它,你现在立刻离开。’
  ‘别开玩笑了,爸爸,那空间裂缝就要延伸到你那边了,等会去再想办法吧!’sans向控制台跑过去。
  ‘够了sans,你这是在给我添乱,等调会来了,那仪器会继续供能,但空间裂缝会自己消失,如果控制台被吞了,这东西就真的停不下来了!你快走,我还差一点就完成了,我会回来的,相信我!’gaster头也不回的说。
  sans咬咬牙,绕过空间裂缝,接手了一半控制台。gaster张了张嘴,没有再说什么,飞快的完成手上的东西。
  ‘爸爸,就要完成了——’sans的笑还没完全露出来。
  !!!
  gaster将sans推到一边,然后被黑漆漆的空间裂缝卷进去了。
  ‘不!dad!’
  ‘sans!快!’
  sans咬咬牙站稳身子,趁空间裂缝还没碰到控制台上的机器,写入最后一句程序并按下按钮。
  ‘sans,你和pap都是我’
  ‘最骄傲的——儿子——’
    ......
  泪不受控制的往外流,gaster最后淹没在黑暗中的话语回响在sans的耳朵里。
  ‘骗子,说好的一起野餐看电影呢?’
  ‘brother?’
    !
  sans猛的抬起头,却已经不在实验室里了,电视里,不知道已经放过多少遍的节目像往常一样准时在播放,而面前的疑惑的看着他的小小的papyrus一遍一遍说着他一点也没想到的,让他恐惧的话。
  ‘NEH,H,bro,我真的不知道gaster是谁,是你的新朋友吗?能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吗?’
  ‘NEH,H,bro,我真的不知道gaster是谁,是你的新朋友吗?能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吗?’
  ‘NEH,H,bro,我真的不知道gaster是谁,是你的新朋.....’
    ‘pap?......’
  ‘papyrus!’
姿势动作和之前没有差别,papyrus一遍一遍的向着sans的方向这么说着。sans颤抖着后退,直到靠上墙,然后跌跌撞撞的跑出家门,远离将身体转向他跑出去的方向,依旧这么说着的papyrus,往实验室的方向跑去,然而那个房间现在除了动力仪,只有岩浆,和不应该存在的空间裂缝。
  岩浆和空间裂缝缓缓蔓延过来,sans后退,但不知道为什么,两边的路被不知道怎么冒出来的岩浆淹没,和空间裂缝一起向他靠近。
  而他只能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
  “然后我就被toriel一个电话叫醒了。”
  “所以,你那时候是在向toriel道谢咯。”
  “你关注的地方有点偏啊,而且你刚才怎么不问?。”
  “也没办法,前段时间还好,这段时间就不能瞬移了,这才专门送过去的,嗯。”不是专门去找toriel的就好,烟枪做明白状,一手握拳,敲在另一手骨上。
  sans翻了个白眼,往一旁挪了一下,给要坐下来的烟枪让了点位置。
  “所以,他就是你要用机器找的人?”
  “嗯。空间裂缝和虚空连在一起。”
  “而且只进不出。”烟枪补上一句,据他那边他所知的,掉进空间裂缝什么的本来就极少,也没见谁出来过。企图从虚空中找人,也是没见人成功的。
  亏得sans能弄出那个机器,这烟枪不得不佩服他。之前他帮sans调试了机器,自然知道可行性。
  “不过你怕是要让这句话不符实了。”
  “我之前可有试过那么多次了,这次一定不会失败的。”sans笑了起来。
  烟枪盯着sans笑起来时的侧脸,忍不住想啥时候能把小骷髅娶回去。
  嗯?对了。
  嗯?!?sans一抖,看着把自己被包起来的手骨一阵头皮发麻,忍不住抽了抽手,只是没抽出来。sans眉毛跳了跳。
   “不要那么难过了,再过两天就能把你爸(岳父)接回来了,不该高兴吗?来跟着我说,真高兴,烟枪,过两天我爸爸就能回来了。”
  sans没忍住,将手抽出来拍在脸越靠越近的烟枪脸上,打断了他没有一点起伏的脸。
  “谁要和你说这种话啊!”
  “sansy,来,抱一个。”烟枪也不在意,手臂一伸就往sans扑过去。sans用手想将烟枪的脸推远,但之前没睡好且力气本就比不过烟枪,被烟枪抱着压到了床上,气得脸都蓝了。
  “起来!”
  “不要。”
  “快点!”
  烟枪干脆伸手两下将sans外套脱了,压在身下。
  “你干什么?”无缘无故被扒了外套,sans推搡起来。
  “别动。”烟枪用沉沉的声音这么和sans说,然后将自己的衣服脱了,搂着sans,被子一拉。
  “睡觉。”然后烟枪将头埋在sans肩上,笑着睡着了。
  sans郁闷极了,可是被烟枪抱的紧紧的,动弹不得。
  “烟枪,把我放开!”
  “Zzzz”
  sans没办法,没一会儿,也睡着了,带着和烟枪如出一辙的笑。

评论
热度(22)

© 北穆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