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是小穆,UT圈的潜水实力派,我终于发出我的文文了,我会继续的!

关于

【UT/US】许愿者与许愿精灵

依旧审判组
___________正文_____________________

  “bro,快点快点啊!MEHHH!”小小的蓝莓在烟枪肩上笑。

  就在昨天,蓝莓发现了两棵树苗。一棵是蓝色的,深蓝的树干上面有着绿的发黑的叶子,边缘有着亮蓝的光辉,叶子中间隐隐有莹蓝色的光点闪现,另一棵是红色的,深棕色的枝干上是火红的叶子,边缘是暖金色的,闪烁着点点金光。两棵树苗交缠在一起,是双生树的样子,即使是小小年纪就已经读过很多书的烟枪,也没能认出两棵树苗的品种。

  “papy,是不是非常漂亮啊!嘿嘿,这就是我说的那两棵树,你还不信,说什么没有会发光的品种!”蓝莓非常高兴的一手叉腰,一手拍着胸口,也不顾是在烟枪肩上,一到到两骨。

  “...嗯,很漂亮。”烟枪看着那其中蓝色的那棵树苗呆住了。

  烟枪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那棵树苗的一瞬间,就被那冷冽的色彩给吸引住了,明明另一棵更来的亮眼。那棵树苗与另一棵树苗纠缠在一起,扭出曲折蜿蜒的弧度,却仿佛能在任何坚硬的石头上扎根一般,枝干上却隐隐闪现出如磐石般的坚毅色泽,明明只是棵树苗。

   “嘻嘻!”烟枪猛的听到一声极其细微的笑声,吓了一大跳。

  那声音似乎是从那棵蓝色的树上传出来的。

  “咦!papy那棵树苗还会说话吗!好厉害!”烟枪和蓝莓靠近两棵树苗,蓝莓的星星眼仿佛要飞出来了。

  烟枪也好奇的盯着那棵蓝色的树,然后一团圆滚滚的光团从上面飞了出来,光芒散尽,居然是一只骨精灵,扑腾着的小翅膀拖着虽然小小的,但比翅膀大一些,摇摇晃晃就像要掉到地上去一样,手上还抱着一团更小的金色光团,只是却没现行,应该也是只骨精灵,烟枪想。

  “Well,可不是我的树在说话哦。嘿嘿,你好,我们是许愿精灵,我叫sans,这是我弟弟papyrus。”蓝色的小精灵飞到两骨面前。

  “你好!我也是sans,我的弟弟叫papyrus!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啊?MEHHH!”

  “诶?哇,真酷!”sans手中的papyrus亮了两下。

  “你可以叫我蓝莓,我兄弟烟枪哦!”

  “烟枪?”sans听着这个称呼笑了起来,觉得和烟枪的脸放一起还是很贴切的,小小年纪,这么显老可不多见,sans骨生所见这样的也就烟枪一个骨,虽然在这偏僻的地方,从他有意识以来就没见过几个人。

  烟枪摸摸他不存在的鼻子,噙着笑的sans好看极了,再怎么也还没以后脸皮厚,盯着sans的脸,烟枪不自主的就有点害羞了,同时也想到了点什么。

  “你和你弟弟经常都出来吗?要注意别被别人看见啊,有些人或怪物可能会打坏心思。”烟枪正色道。

“Well,这就比较骨感了,我是看你们两个也是骨才出来的,我之前可没见过其他的骨,不过也没出来过就是了。你们肯定不会把我们的存在告诉别人的,对吧?”sans飞到烟枪的眼前,冲他眨眨眼,papyrus也一闪一闪的,很高兴的样子。

  “当然!你竟然刚见面就这么信任我们,我和我兄弟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盼的!”蓝莓泪花开始在眼眶里聚集,双手握拳很是激动。

  烟枪和蓝莓靠过去,一人坐在双生树的一边。

  “你说你们是许愿精灵,那你们真的能实现愿望咯?”

  “嗯哼!”sans冒出来一个鼻音。

  “但必须是诚心的,且相信有我们存在的人,许的愿望我们才能看见。而且我们一般只会从他们生活的细微处帮他们改变,最后实现他们的愿望,过于离谱的愿望我们也是不会帮他们实现的。毕竟有些人是诚心诚意想要得到金山银山的。”

 “那为什么你弟弟没有像你一样显形呢?他甚至不能说话。”   

  “我们精灵可长寿着呢,幼生期和你们比起来也就更长呢,别看我这样我也有好几百岁了哦,我弟弟也是,而且要不了两年,他就也可以像我一样扑腾翅膀了,呵呵。”不知道是很久没和人说话还是居然遇到了除他以外的骨,sans反常的没打瞌睡,高兴之余,话也更多了。

  烟枪蓝莓和sans聊了很久,papyrus也是不是闪两下表达自己的想法,sans烟枪很聊得来,papyrus附和蓝莓,这两个也聊的很投机,虽然只有蓝莓说,papyrus是闪光发表意见。

  烟枪和蓝莓是早上来的,来的时候还雾气环绕,一聊就聊到中午,必须回去吃午饭了,不然Tori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哦。

  “我们下午再来看你!拜拜!”蓝莓边走边高兴的向sans那边挥手。

  “千万记得别告诉别人我们的存在啊!”sans本来要直接会树苗里去了,还是对他们嘱咐了这句话。

  下午和接下来的半个月,蓝莓和烟枪也都每天去找sans他们玩,然而,这天,哪里不一样了。

  “嗯?你是说,今早上,一个棕粉双色头发的女孩子看见了你们,然后飞快跑开了?”烟枪看了看和他差不多高的两棵树苗,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sans倒是觉得没什么,之后他们继续聊天,很快就到了回家的时候。

  “sans,我们明天再来和你玩。”烟枪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样说,这话他顺嘴就冒出来了。

  “明天见。”

  烟枪看着sans的表情,明显感觉他知道了什么,但他也只有先回去了。

  “走吧,bro。”烟枪最后看了要双生树,带着蓝莓走了。

  当天晚上。

  “笨蛋!小心着这两棵树苗,又弄伤了怎么办!”黑影A催促着。

  “行了,别催了,不就掉了一片叶子嘛,这不成了吗!快走快走!”黑影B将sans掉的那片叶子扔到地上。

  本就无月,唯一的光源sans和papyrus又经黑口袋一装,周围黑漆漆一片,只有那片掉下的叶子还闪着些微的光彩。两个黑影将sans和papyrus放到后备箱,很快消失不见。

  sans在树内叹口气,向papyrus传递过去不要做任何事也不要出去的信息后,侧头,像没遇见烟枪蓝莓之前一样睡了,只是到底是睡得没以前那么香了。

  烟枪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没睡着,一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离他而去了的感觉始终萦绕不散。

  许是动作太大,终于。

  “砰!”床头的水杯往地上掉下去,声音很是响亮,把隔壁的小蓝莓都惊醒了。

  “...papy?怎么了?”房门被打开,蓝莓揉着眼眶看着他。

  “没事,bro,回去睡觉吧。”烟枪对蓝莓笑了一下,将地上的杯子放回桌子上,当初为了防止被子摔坏,是特意买的个合成玻璃水杯,比玻璃杯经摔多了,也帮他省了不少杯子钱。

  蓝莓眨巴眼,跑回房间拿来了他的枕头。

  “papy,今晚我们一起睡吧!我们也好久没一起睡了!”蓝莓抱着枕头,自顾自的说着,就往烟枪床上爬。

  “当然可以了,bro,我可舍不得让你“骨独”的待在另一间房间。”烟枪往里面让了让。

  金色的被子里,两个小脑袋靠在一起,烟枪的失眠这才得到了缓解,虽然烟枪晚上依旧没睡好。

  第二天。

  “...papy...呜...”

  “......”  

  “好了,看来以后我们都不用过来了呢。”烟枪将唯一留在这里的那片叶子捡了起来。

  “可是...”

  “我们一定能再相见的,走吧。”

  清晨还不那么明亮的太阳下,烟枪和蓝莓早早的走在回家的路上,烟枪最后望了一眼那本该有两颗树苗的地方,握着叶子,和蓝莓走了。

  ......
  “Well,所以,这就是烟吗?”

  十几年后。

  “pap,快点!不然你这次的相亲又得因为迟到告催了!!”蓝莓穿着一身休闲装,催着又被套上西装的烟枪。

  蓝莓窜到烟枪面前,将他嘴里的抽出来。

  “你还抽!papy,不是说过不许抽烟了吗!抽烟不仅对身体不好,而且你前几次相亲就有因为抽烟告吹的!你怎么不听劝啊!”蓝莓气的直跺脚。

  烟枪已经奔三了,看别的人这年纪有些女朋友交了好几个了,有的孩子都可以到处跑,捣乱了!像烟枪这种一次朋友都没交到,还全部是在一开始就腰斩的,当真没有啊!为了烟枪的后半生幸福,隔壁热心的Toriel阿姨一家也暗暗为这个还不错的小伙着急。哦,对了,你说为什么不担心蓝莓?因为Toriel女士的小女儿和蓝莓在一起了啊!swap chara dreamer是个很害羞的女孩,如果不是他们已经相处了五年,且蓝莓是比较直接的类型,估计他们要在一起还要磨合更久。

  五年前烟枪因为工作原因,带着刚上完大学的蓝莓来到伊伯特不夜城,蓝莓和烟枪驮着行李来到这里的院子时,已经是晚上了。但作为有名的不夜城,伊伯特的晚上,反而人更多,还得多亏这不是市中心,晚上还算清净。可就是这天晚上,一辆车飞驰而来,swapchara这时候正好走在路中间,多亏蓝莓反应迅速的一扑,不然,小姑娘可能早就在医院躺着了,蓝莓和她也是因此结缘。

  更别提隔天,蓝莓和烟枪知道了她住在隔壁,蓝莓更是经常去找她玩。由着蓝莓的开朗性子,两个人不是青梅竹马,胜似青梅竹马,和周围一圈混熟了个遍。

  swapchara可漂亮着呢,还是蓝莓自己开窍的哦。

  “好了好了,bro,走吧。”烟枪懒洋洋的说着。

  他也不是没想是着交个朋友,也免了周围的人担心操心可他就是没法做到。他对他们没感觉。明明平时轻柔的仿佛浸在手中受温水轻抚,每当他试着开口说下去,那骨细微的感觉却仿佛在被放大了无数倍的同时变得冰冷无比,有如一条蛇紧缠着猎物。无论面前是谁,他心中已有所属,虽然他也没弄清楚的他的心之归路指向何处,就一直没找伴侣。这次也一样,还是发展成友人好了。话说他都得了妇女之友的称号了呢,他该骄傲吗。

  穿过一丛丛花,烟枪边和火焰女士聊天,边往许愿树方向过去。几天前,这个森林公园的老板花巨资,买下了两棵树,那两棵树被转手过好几次,不过照这个森林公园老板的样子看,应该是不打算再出手了,声称许愿树,许是树有些奇异,买来做招牌的。蓝莓听说了这,便要烟枪在这次相亲带对象去。烟枪不去也不行,他其实有点怕,一转头就看见那一堆在明显不过的家伙。

  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办到的,居然把swapchara那姑娘也叫来了。(蓝莓)

  突然,烟枪觉得胸口很烫,拿出来一看,定制的盒子里,那片叶子竟闪着比昔日更胜的莹蓝,恍若它的主人,让烟枪刻意忽视的细节都指向许愿树。

  犹记得当初烟枪曾与一棵树苗这样许愿,希望能终成眷属,他还曾问他为什么小小年纪就担心以后了,那被时间模糊的脸清晰起来,与那日他回去时发现的香烟的味道穿插交互,烟枪仿佛刚刚才与对方见过。

  烟枪匆匆和火焰女士道别后,后面有鬼在追一般,飞快来到许愿树前,许愿树已比他高很多了。

  烟枪又追随那飞走的光团而去,终于在公园幽灵的一个小湖畔。

  sans显出身形,向烟枪笑着说

  “好久不见?”

  烟枪摸出树叶放到sans手中。

  “算是还是不算呢?”

  抱着变大了,在笑靥如花的sans,烟枪萦绕心脏的感觉终是化为蜂蜜的甜。

___________end________✌______

感觉还有好多地方可以刻画的,ooc,清水短篇,写不下去了。

评论
热度(13)

© 北穆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