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是小穆,UT圈的潜水实力派,我终于发出我的文文了,我会继续的!

关于

【UT/US】口是心非 (上)

☆有修改,有微更新在末端☆    ♡>3<♡!
*依旧审判组没毛病(所以为什么完全看不出来啊)
*为什么这么多口水话,啊呀呀,我也不知道!
*感觉OOC太严重(你要被砍)
*原来很短很简单的一个梗,所以为什么我越写越多啊!(捂脸)
*诶,为什么frisk和chara出现这么多?(欧耶布吉到,啪!你够)
*所以果然还是分批吧
_____________正文______________
  “paps,收拾好了吗?”sans和frisk站在门外。

  “马上!NYEHHH,这是最后一趟!只要再带上我的这些骨头收藏和我们的宠物石头,我们就可以出发了!”说着,papyrus笑嘻嘻的背着他的一大袋骨头拿起宠物石头。

  sans看着拉着一个小行李箱的frisk,伸出手骨在frisk的头上揉来揉去,不一会就把frisk的头发变成了鸡窝状。

   “啪!”“frisk”用手狠狠的将sans的手拍开。

  “谁准你这么揉frisk的头发的?”chara将手放在被揉乱的头发上,对sans大吼。

  “NYEHHH!frisk的头发很软呢。”

  ·哼,frisk的头发只能让我揉。

  chara也没管她和frisk在一个身体里,就算她揉frisk的头发,也是用的frisk的手,算不上是她揉的。虽说自己揉自己的头发,感觉怪怪的。

  “hum,你怎么又跑出来了?”sans好笑的看着突然跑出来接管frisk身体的chara,chara出来的标志性红眼睛睁的大大的,脸气鼓鼓的,手还放在被揉成一团的头发上,配着脸上的红晕,很是逗乐了sans。

  “不然呢?哼,我要巧克力。”chara抱胸傲娇的哼了一声,手直直的伸在sans面前。

  “如果是某些人,没有。”sans往旁边一撇头,嘴角翘了起来。

  “喂!...唔...笑面垃圾袋,能给我块巧克力吗?”chara鼓着脸,端正了点向sans说话的态度。谁让sans做的东西比那些死贵死贵的名牌还好吃呢?

  “你跟flowey学的?”

  “什么,笑面垃圾袋?没听过这个词,好像很厉害!最伟大的papyrus要把它记到我的本子上!NYEHH!”papyrus带着东西走过来,听到了这里,放下宠物石头就将这个词在他随身带着的那个本子上写了下来。

  “好好好!s-a-n-s,能给我快巧克力吗?!这下总没问题了吧!”chara看着因为papyrus一句话浑身气场突然变冷的sans,简直气的要死。

  ·那家伙审判眼在闪啊!我都冒冷汗了!

  ·死 弟 控!

  ·是不是pap说冷,你就要搬到太阳上去住啊!%@#*&%!;#@*...

  *身体里面,你努力让chara冷静点,但没有什么效果。

  sans看着气得炸毛的chara,伸出手,又往上面使劲揉了把,这才把早在chara说的时候就握在手骨里的巧克力给了chara。

  *chara瞬间消气了,眼睛变得亮晶晶的,里面只有巧克力。

  “好了,很晚了,我们该走了。”sans说着走到在一旁看着他俩笑的papyrus...的旁边地上牵起宠物石头。

  没错,不是那包特别大,装满papyrus骨头收藏的包,而是papyrus旁边地上用链子栓上的宠物石头。

  sans和吃着自己做的巧克力的chara、papyrus往前走了两步,就顺着被绷直的链子回去,蹲在石头前瞪石头。

  “well,你说你懒得走,想让我拖着你走?”sans的声音往上翘,嘴角的也弯了一个弧度。

  “可是我也懒啊,要不你拖着我走?”sans夸张的用两只手比枪指石头,眼睛几乎眯的只剩一条缝。

  “What?你问我捷径?”

  “哦,你不说我都忘了。papyrus,frisk,chara,你们先走吧,我和宠物石头在这里躺一下,等一下我们就用我的捷径去找你们~”sans说着说着就噗通一声趟倒在地上,一只手揽着宠物石头。

  “喔,你个懒骨头!好吧,那么frisk和chara,我们先走吧!sans,你记得快点出来啊!NEYHHHH!”papyrus就和chara(和frisk)往结界口走去。

  “frisk,我敢保证那个家伙只是恶趣味发作,想让我们走到结界口而已。”虽然chara正十分欢脱的吃着巧克力,心底仍没忘腹诽sans。

  *难得你很认同chara一次。(你注意到了sans在自己,chara和papyrus转身后偷笑,还拿出番茄酱灌了两口)

  “What!sans?!!为什么你们比我们先到?!!”papyrus和frisk(chara已经吃完巧克力,所以和frisk又交换了身体使用权)到的时候,不仅看见了装着他们的行李和宠物石头的车,还有骑在儿童自行车上的sans,sans手中拿着番茄酱,好不悠闲。

  “well,我也没想到,也许这多亏了我那条捷径吧,谁知道呢,bro?”sans笑的眼眶都快闭合起来了。

  ·哦,他那咧的大大的嘴为什么都不会漏出番茄酱呢。

  chara不止一次这么吐槽了。

  “WELL!”papyrus的脸纠结成一团,眼眶大睁,眉骨还挤在了一起,pap快步走向了车。

  “好了,快上车吧!”papyrus坐到驾驶的位置上。frisk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sans?快上车啊!”papyrus看着在旁边骑在儿童自行车上的sans这么说。

  “哦,bro,你们先走吧,我能追上你们的。”sans悠闲的往嘴里倒番茄酱。

  ·frisk,你说他是觉得他骑儿童自行车会比papyrus的跑车快吗? 他太自信了点吧?

  *你也觉得sans有点托大。

  “喔,好吧bro,快跟上来哦!”papyrus发动跑车开了出去,明明没开过几次,papyrus却熟练的像老司机。

  ·......所以为什么papyrus会觉得sans跟的上他的跑车啊

  *......

  “嘿,bro,我这不是就跟上来了吗?”

  ·......

  *......(你和chara看着挨着,或者说放慢速度跟在跑车旁的sans沉默了)

  “喔!sans,你骑的真快!”papyrus惊讶的看着sans和他的儿童自行车。

  “嘿嘿,谢了,bro,我先走了。”

  “好的,一会见!NEYHHH!”

  ·......

  *......(你和chara看着骑着自行车飞快消失在跑车前面的sans,一直保持着沉默)

  *你充满了决心(大概)

_________________sans那边_________________

  “哈哈,paps/sans和kid总是这么可爱!...”两个不同的骨同时感慨出声。

  “......额......”sans看着在旁边和自己一样自行车(非儿童款)骑的飞快,长得又非常像papyrus的骷髅,有点蒙的同时,心里有点不爽。

  那个骷髅长得很像papyrus,但是却有着九分和自己相似的气质,剩下的那一分,还是因为是不同的骨,脾气应该和自己看起来有点不同,手机拿的是蜂蜜不是番茄酱,且长得是非常像paps,不像自己,显出的和自己的点分别。

  但无一例外有点让sans不爽的是,1,那家伙骑的不是和自己一样的儿童自行车(这个sans其实不是很在意),2,在地下的时候是只有他们两骨的,突然又看见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骨,有点疑惑,3,这家伙喜欢的是蜂蜜不是番茄酱,4嘛...那家伙比sans高。

  高那么多啊!paps比我高当然没关系,他和paps长得像又咋了,他到底谁啊?也比我高这么多!(sans不承认是因为这个原因)

  但必要的招呼还是要打的。

  “...嘿,你好,我是papyrus。”烟枪看着这个长得和蓝莓简直一摸一样的骷髅,先sans一步出口打破了这沉默的局面。

  额,看那有点不爽的小眼神和与自己相似的气质,和bro还是有很大区别啊。完全不可能搞混,嗯。而且,他骑儿童自行车,和他的身高很搭啊。

  “...well...你好,我叫sans。”他骑自行车的速度慢了一下。我听到他名字也慢了一下。

  hah...h,well...他和我bro的名字也一样诶...(sans/烟枪)

  两个骨沉默不语,sans和烟枪就这么一直盯着对方。

  他俩个的自行车越骑越快,冷的惨淡的氛围包裹着两个骨围着环城公路绕城市转了好几圈。

  “额,好的,那么我该走了,我的bro和小鬼还在等我呢。”这次sans率先打破沉重的氛围

  “呵呵,我也是,那就这样,再会。”

  说完,两个骨朝着相同的路飞速骑车,两个骨开始较劲起来。

  “...你住在这里?...”sans不爽的看着先自己一步到的烟枪和隔壁的房子。他还真没想到他就是那个会和他们一样新搬来的那个邻居。

  “哈哈,看来我们是邻居?晚上要来我们这边吃饭吗?”烟枪无所谓的就这么发出了邀请。

  (烟枪内心:反正今天该bro和chara做饭,偷笑)

  “哈哈,我也想这么说来着,但是我和我bro刚搬到这里,还有很多东西要收拾,就不去了,谢谢你的好意。”sans委婉的拒绝了烟枪。

  “那回见,下次来怎么样?”谁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

  “再说吧,回见。”

  sans和烟枪分别推着他们的自行车进了自家的院子。

  “papy,你回来了!”蓝莓搬着一箱子东西停在楼梯上。

  “papy!”USchara扑过来抱住烟枪。

  “哦呵呵,kid,你差点把我这把老骨头都给撞散架了。”烟枪笑着接住扑过来的USchara抱着举高高。

  *你告诉烟枪不会的,你还把表示希望他把你再抛高一点

  “kid,你知道的,抛两下就是我这把老骨头的极限了,不能抛更高了,真抱歉啊。”烟枪说着将USchara放到地上。

  “well,让我来给我们的小公主把小花脸擦擦。帮sansy搬东西弄花的,嗯?”烟枪用一张纸巾帮USchara擦了一下脸,把USchara的脸擦的更花了。

  *你欢快的笑着点头,告诉烟枪你帮着搬了很多东西,并且你觉得帮上了忙很开心

  “好吧,我也来帮忙。hum...比如我帮你们把这个搬上去?”烟枪拿起一瓶蜂蜜。

  “...papy,不指望你帮忙搬多少,至少把你的那堆蜂蜜搬上去,而不是就那一瓶好吗?”USchara有点囧和抓狂的看着烟枪。

  “哦,那我还是帮点忙好了,我帮你们把这个马上去怎么样?”烟枪提起什么时候跑到院子里来的流浪狗,根本不掩饰的笑出了声。

  “papy!你个懒骨头,将你的东西搬上去!”已经又下来了的蓝莓看见烟枪,生气的对着烟枪吼,小个小个的身子上面,一张脸鼓得圆圆的。

  “好吧bro。”烟枪这才帮蓝莓和chara收起了东西。

  和烟枪这边的闹剧相比,sans那边正紧多了。

  “kid,能把螺丝钉递给我一下吗?”

  frisk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后,过去将就在sans旁边的螺丝钉给他,回过头不过两分钟,又被叫过去。

  “well,kid,可以帮我把工具箱拿过来一下吗?”sans又指着离他只有几步远的红色工具箱这么说。

  “sans,只有那么几步路,不能动动你的骨头吗?不经常用,它会像长锈一样嘎嘎响的?”frisk无奈的又帮sans把工具箱拿过去。没过一会儿,sans就已经叫frisk好几趟了。

  ·他是懒得

  “喔,你是指这样吗?”sans用魔法让自己飘起来轮到他刚刚在的位置旁边。

  “sans,可以用魔法那你刚刚为什么不用魔法一直叫我呢?”

  “唔,大概是因为懒得?”sans往地上一躺,笑的把嘴咧的大大的。

  ·......

  *......chara,你是对的

这时

  “sans!—sans!我要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你一定不敢相信,竟然有和你长得这么像的骨头!”papyrus还没进门,高兴的往上翘的声音就从外面传了进来。

  papyrus从外面飞快的往里面冲,同时跟着他传过来一阵耳熟的声音。

  “我也可以进来吗?paps!”一个骨兴奋的在门口问papyrus。

  “当然!来吧伙计!”papyrus退回到门口,然后又和那个骨一起快速冲了进来。

  “sans!他也叫sans!你看你们是不是长的非常像啊,而且他是那么的酷!”

  “等等,那我不就像又有了一个兄弟吗!他还这么酷!喔!”papyrus睁大眼眶,双手捧着脸高兴的大声这么说,似乎不敢相信。

  “MWEHH!你这么觉得吗?paps!我好开心!”

  “啊!你们好,我是sans!你们也可以叫我蓝莓!”

  看着面前这个说它叫sans,却和papyrus动作相一致的小骨头,sans觉得或许他该找旁边宅子里那个家伙谈谈。

  “好的,小蓝莓是吗,你想要来点番茄酱吗?”sans从衣服里拿出一罐番茄酱。也无怪乎sans称他为小蓝莓,他的个子似乎比sans还要小。

  “哈?!你就是paps说的和我名字一样的兄弟?你和我兄弟一样喜欢喝这些调料?!”蓝莓非常吃惊。

  paps的兄弟不会和papy一样还抽烟吧?!

  这么想着,蓝莓竟然将这句话说出来了。

  “哈哈,没事,我不抽烟。”看着变得有点慌的蓝莓,sans安抚了一下蓝莓的同时还在心里给烟枪记上了一笔——居然有要教坏自己的兄弟的节奏,该打。

  “你兄弟很喜欢抽烟?那我可以叫他烟枪吗?”

  “诶诶诶!当然可以,这个称呼好啊!比honey形象多了!我以后也这么叫papy好了,MWEHHH!”

  sans嘴角翘了起来。

  “你好,我是frisk,我身体里的另一个人叫chara,很高兴认识你!”

  “咦!你身体里面还有另一个人吗?你们两个人在一个身体里?好酷!”蓝莓兴奋的和frisk说话。

  “frisk,我告诉你,我们家还也有一个人类,和你身体里的人类名字一样哦!怎么这么巧啊,真酷!”

  是啊,“酷炫”的很不对劲。

  “sans,paps,frisk,chara,我!最华丽的sans珍重的邀请你们参加我们明天早上的野餐!”

  “诶!太遗憾了,我们明天早上也要去野餐。”

  “诶诶诶!”蓝莓失望的整个骨都阴沉了下来。

  *你问蓝莓他们在哪里野餐

  “就在这个小区附近的绿茵公园。”

  “我们也是去那里诶!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野餐了!对吧bro?”

  “当然。”晚上去找Aphys问问这接连出现的和我们地下世界怪物相似的怪物是怎么回事,等明天早上去公园,就可以和烟枪谈谈这个了。

  frisk和papyrus蓝莓高兴的聊着明天早上的野餐要怎么样,连chara也时不时的插嘴,说着说着就打电话给toril、undyn说了野餐的事。

评论(5)
热度(29)

© 北穆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