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是小穆,UT圈的潜水实力派,我终于发出我的文文了,我会继续的!

关于

【UT/US】重复

*OOC严重
*编不出来了系列
*直接上正文
________正文___________
   ......
  那个混蛋终于走了呢。
  sans擦了擦嘴角的血,往嘴里塞了一瓶装着番茄酱的蜂蜜瓶后,还顺便把一瓶装着蜂蜜的番茄酱瓶塞进一旁姗姗来迟的烟枪嘴里。
  过不了多久,他又会重置的吧,反正已经无所谓了。
  烟枪将sans从座位上抱起放在自己的身上,方便sans喂自己喝蜂蜜,甜甜的蜂蜜里还有着丝丝番茄酱的酸味,就像sans一样让人着迷。
  “所以我们又可以无聊一整天了。”烟枪将下颚骨压在sans的头骨上蹭。
  “反正无法阻止她,不是吗。”sans摊手。
  反正,也就这样了不是吗?
  【“所以,就是这样了吗,嗯?”sans扯了扯嘴角,一次次的重置让sans疲惫不堪,甚至这次,sans的眼中已经有绝望的光芒。
  “不和你说了,我要去Giliby's了。”
  sans从原地爬起来,蹒跚的往外面走。
  “papyrus,你要来点什么吗?”
  “sans,你要来点什么吗?”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在雪花和灰尘共舞snowdin。
  双方和对方兄弟相似的脸上确是和自己无二至的表情和绝望的眼神。两双相碰撞的眼中,仿佛有种莫名的光芒亮起。
  之后,每次重置,他们都能依赖着对方,他们都阻止不了那两个混蛋,他们都只有自己。但至少每次屠杀的最后,他们还能有对方相伴,他们在每次被屠杀后,不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这个结局。
  重置一
  审判后sans来到上次那个地方,对方已经等在了哪里。
  “嘿,伙计,你叫什么名字?”
  “你好啊伙计,我是papyrus。”
  sans细细的咀嚼一样的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过了一会才回答
  “你好啊伙计,我是sans”烟枪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一会儿过后,他和sans同时露出了笑容   。
  “真是个好名字。”
  sans和烟枪同时说出这句话。
  sans不知道,在他听到烟枪名字时和烟枪的表情一模一样...
  重置二
  这次sans先到那个地方,看着向这边挪过来的一身狼狈的烟枪,对他调侃
  “喔,看来某人这次比我惨哦,也许我该给某人来一瓶番茄酱?”
  “喔,或者一瓶蜂蜜?”
  sans黑线,快步上前,将番茄酱塞进依旧在那边缓慢挪移的烟枪嘴里。
  “...你喜欢喝番茄酱?...你不觉得酸吗?”烟枪苦着脸。
  “那么你为什么不吐槽一下自己那甜的发腻的蜂蜜爱好呢?”...
  重置三
  sans将手中装着蜂蜜的番茄酱瓶递给烟枪。
  “!”烟枪惊讶的在瓶子里尝到了甜味,混着丝丝的番茄酱的酸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风味。
  “也许我收到了一点骨励,我是不是下次也这样做呢?”烟枪笑着这么对sans说。
  ......
  “她又重置了呢,下次我们去Giliby's怎么样?”sans看着开始扭曲的空间。
  “当然,你是想来一份薯条吗?”
  重置四
  “老板,干杯。”sans和烟枪拿着番茄酱瓶和蜂蜜瓶对着空空的柜台讲话,也不管没有人会回答。......
  ...】
  “sans?...sans?sans!”烟枪偏着头,悠长的声音将sans飘忽的思绪拉回。
  “嗯!嗯?额,怎么了?”sans回过神,抬头,一双因沉思而深邃的眼睛重新泛出光芒。
  烟枪一双眼眶中能看到的只有sans小小的头骨,sans嘴角习惯性翘起的弧度仿佛一根羽毛,掠过烟枪的灵魂掀起波澜。过进的距离让让烟枪在sans的瞳孔中看见了倒映的自己。
  “揪。”
  烟枪偏头,牙骨和sans的贴在一起。
  “?!”sans有点惊讶,然后笑着闭眼,和烟枪贴在一起,没有偏过头。
  “如果我们没在那个时候相遇,我们会是什么样子?”
  “嗯,大概...不要管那么多。我们现在已经遇到一起了不是吗?”
  sans沉默了一下。
  “啊。”sans脸上绽放笑容,微微弯曲的眉骨使整个脸都柔和了。
  “出去走走吧。”烟枪将sans抱着站起来。
  “好啊,从审判大厅过来后窝了有这么久了,再不走走,我这把骨头就要生锈了。”
  “要知道,你可没法从我这弄到骨油的啊~”
______________snowdin_________________
  “哒哒,哒,哒,...”sans和烟枪各自哼着自己的调子堆雪人,烟枪堆了一个雪堆就趴在上面睡觉了,到是sans这次没犯懒。烟枪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sans堆了一个papyrus的雪人。
  “呵呵,paps,你知道的,你是最酷的兄弟。”sans对着papyrus的雪人这样说,然后他站在那里就这么一直看着它。
  “sans。”烟枪只叫了sans一声,走过去将他抱在怀里。
  好一会过后。
  “无论怎么样,我们都还有自己。现在这样也还好,我曾试过不断的挣扎,期盼着那朵花能有什么感触,没用后我就颓废下来。”
  “但当那个混蛋出现,我以为好不容易,终于出现转机,结果依旧只是徒劳。确实,她有走过和平线,但那实在没法拿出来说。”
  “我机械的说着那些话,重复的做着那些事。我无法好好的保护他,所以我只能尽我所能让他开心。可我依旧怀有念想。”
  “所以我不肯停下来那样举动,我不能停下来那些举动,那些举动不仅因为paps,还因为地底的大家。”
  “所以,我绝望了。”
  “在那个时候,你却出现了。如果不是你的出现,如果不是你给了我另一个可以挂怀的念想,我一定已经崩溃了。我们从模糊的记得前几个重置发生的事到现在能清楚记得越来越多的重置经历,如果不是你,我是撑不下去的。”
  “谢谢你能陪着我。我不会再奢求和平线的。你能这样陪着我,我已经满足了。”sans看着雪人断断续续的说。
  sans脸上的表情逐渐从痛苦被带着温柔和暖暖光辉的笑容取代。
  烟枪又何尝不知道sans怎么想呢?他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呢?他们已经相伴了多少个重置了。几百?上千?这都不重要了。
  烟枪看着sans勾起的笑容,一把抱起sans。
  “诶!烟枪,你干嘛!”sans抓住烟枪的衣领保持平衡。
  “嘿!”
  烟枪还故意把sans往上颠了一颠。
  “回家!”
  “......”
  “哈哈哈!”sans和烟枪笑成一团,整个snowdin里回荡着他们的笑声。

  无论如何,即使我们相见中间那段时间多漫长,我们总会记得对方,并在见到对方的第一眼认出来。
  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们拥有着对方。
_____v___'_v!___:;!___v_-vv_v_v__vv
  可能语序混乱,可能ooc严重,可能@%”$*#......
  文笔不好请见谅!

评论(2)
热度(30)

© 北穆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