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简介(看不看没影响)
嗨,我是小穆
蹲UT圈(主要),凹凸圈,火柴人圈,开宝圈。
最爱cp:蜂蜜番茄,芥末番茄,Afterdeath,errorxink,雷安雷,
雷卡,伽小
还喜欢很多东西,吃的很杂。
火柴人特喜欢zboom。
是个懒鬼✔(:D)

关于

【蜂蜜番茄】不见的拖鞋

#非常抱歉!重发的!谢谢!
#小短篇!
#轻松,交错~
#小穆又来开坑了~
#OOC严重,望见谅!
#愚蠢的我是不会再忘记打tag的!
~~~~~~~~~~~(烦人狗跑过)~~~~~~~~~~~~~~~~
  sans趴在床上,睡得香香的,脸上还有一点蓝晕。
  突然,一只手从旁边伸出,放在sans的头上
  “pap,就五分钟...拜托...zzzZZZ”sans用手抱住身下的被子,迷糊的用脸蹭,过了几分钟才觉得有点不对。
  这是他的被子吗?好舒服。pap不会是趁他出门帮他洗过被单吧?也不对啊,为什么被子都更松软了?sans迷茫的想。
  这时sans开始清醒了,还是不对啊。谁的手放在我头上!头上的手收了回去。
  sans一下子坐起来,然后看见烟枪一脸真麻烦的看着他。烟枪不断靠近,手穿过sans的头两侧撑在床头上,所以终于清醒的sans尴尬的左也不是,往右也不敢动弹,主要是这个姿势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烟枪的手撑在两侧,sans因此被他堵在床头,好一个床咚,被压制的身体被烟枪身上浓重的烟草味熏得有点发虚。
  “所以,sans,你是不是还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在到这来?”烟枪语气懒洋洋的。
  “昨晚上你突然出现在了我的房间,一出现就过来转进了我的被子,真真是一粘床就睡。所以,你应该是知道为什么?”烟枪调侃的对sans说,他当时可是被sans狠狠地吓了一跳。
  sans也是摸不着头脑,但他可不想处于被动,就调侃了回去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我收到了“骨力”?比如某个“骨”独的骨会整理房间?”sans刚刚扫视周围真没想到烟枪会收拾房间,嗯,一片金色。
  “好吧,我想应该是时空定位出了什么错”sans侧过头,记得当时他好像是被undyn灌了酒,喝多了所以迷迷糊糊就走他的捷径了,他可能是不小心走错路了吧。总之,来都来了,玩会儿再回去吧。
  “怎么不欢迎我?我只是一个孤寡的老骨,居然还要被嫌弃,呜呜。”sans恶趣味的用手蒙着脸假哭,但嘴角确实真真切切的向上弯的。
  “真麻烦,所以你要在这边呆多久?”烟枪起身坐在床头,手夹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一只点燃的烟。
sans的脸一下子就黑了,烟草的味道让他想咳嗽,抬手就去抢烟枪手中的烟。
  过了好一会,连瞬移都用上了sans还是没有抢到晚上手中的烟,烟枪还惬意的吸了两口喷到sans的脸上,呛的sans眼泪都快出来了。
  “不许抽烟!”sans咬牙切齿的看着,他就是看不惯抽烟,抽烟有什么好的!
烟枪反倒惬意的又吸了一口,嘴角挂在莫名的笑,嘲笑sans是不是未成年,连烟都不会抽。
  sans火大极了,跟着烟枪跑半天,他现在不停的在喘气。突然,sans也不恼火了,甚至笑着回击烟枪。       “哎,是呀,我和蓝莓不懂抽烟,一会儿我一定要和他好好说说某个中晚年老大叔在多么颓废的抽烟,还要喝酒”sans手一挥,烟枪床下被绑在床底的红酒被抽了出来,sans稳稳的把它拿在手上,烟枪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噢,如果让他bro知道了,他不要想再喝酒了!
  “sans?你才不会这么残忍吧?那是我好不容易才留到现在的,不要这样好吗。”烟枪用颤抖的声音对sans说,眼睛一直盯着sans手中摇来摇去的红酒。
   那可是他最后一瓶了!这一瓶红酒是他所有红酒中最好的那瓶,也是在蓝莓的经常性突袭后,唯一躲过蓝莓的鼻子被他藏住依旧珍藏的好好的红酒,这可是最后的了!
  “我?残忍?papy你怎么忍心这么说我?不过是一瓶红酒,我还比不过一瓶红酒吗?!”sans似乎觉得这样做还不够的样子娇嗔着跺了跺脚,还朝烟枪抛了一个媚眼。
  sans是被自己的恶作剧整得开心极了,一直在憋笑,烟枪也被累的够呛,sans一往前,就往后退,就算sans做势要砸了那瓶红酒,烟枪都没敢过去,他真的被恶寒到了。 只是老司机就是老司机,烟枪段数就是要比不抽烟还很少喝酒的sans高,也只呆楞了没多久,手一挥,一件乖乖待在衣柜里面的裙子飞过去蒙在sans脸上。   “哎呀,sans,穿上这个你再把刚刚的动作做一遍一定更显风情哦。” sans手忙脚乱将手中的红酒放在脚边,扯着蒙住头的裙子,烟枪赶忙将红酒救了回来, 然后,一只拖鞋飞来,正中烟枪的脸,sans看清了那件裙子,是件女仆装。
  sans抓起手边所有能抓的东西往烟枪那边扔,然而这并不能阻拦烟枪看到sans脸上浅浅的蓝晕。
  “papy?你在楼上干什么?为什么那么大响动?”蓝莓的声音从楼下传来,脚步声渐进。
   sans狠狠地剜了烟枪一眼,瞬移离开。
  烟枪拎着被sans拉下的那只拖鞋,心情很好的将嘴中的香烟蒂在脚边的烟灰缸中按灭,而蓝莓就心情不妙了。
   “papyrus!你都干了什么!”蓝莓很生气,一边帮烟枪收拾,一边不停的数落着烟枪,但这都没影响烟枪的好心情。
  “好”“知道了“bro别担心,不会了”“我和一只蓝色的小猫玩游戏而已”“抱歉bro,小猫好像已经跑了”烟枪时不时的回复着蓝莓,他背后则是被他藏起来的拖鞋。
  sans直接回到了UT他的房间,这是他才想到自己丢失的拖鞋。
  啊,下次去一定要将拖鞋找回才行。sans这样想着,将兜帽带上,不停的往下拉,没几下就将sans的脑袋都藏起来,只是sans的脸隔着兜帽都看得出来是蓝的,头上还冒着烟。
   哼,谁穿女仆装呢! ~~~~~~~~~~~~(end)~~~~~~~~~~~~
  小穆又在犯蠢了,这次才写一点就不小心发出去了!唉,不过之前说好的的要破两千字,好像没有吧,好久挺对不起大家的,抱歉!小穆只有这点水平,祝大家看得愉快!

评论(1)
热度(38)

© 北穆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