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是小穆,UT圈的潜水实力派,我终于发出我的文文了,我会继续的!

关于

【UT/US】柜子里的小秘密

  *渣文笔√
  *剧情走向不定
  *字数不够(嗷!别打我!)
  *烟枪番茄√(耶!)
  *私设sans闻到烟味会头晕(*一块板砖砸向我的脑门“碰!”)
  *中间一段走群里!(墨迹的我其实还没写)
  *undertale sans papyrus,underswap的sans和papyrus称蓝莓和烟枪!
____________正文__________________
  ...所以,我得再待会儿吗?
  sans难受的从缝隙中往外看,外面是烟枪,他把满屋子都弄上了烟味,这味道已经开始透过柜子冲进sans的头盖骨,熏的sans头晕乎乎的,他从来忍受不了烟味。
  但之前不知道为什么瞬移出了错,他出现在了烟枪的衣柜里,这是第二次了。之前没有人在,所以他很快就离开了,但现在和上次不一样,烟枪在外面,刚刚烟枪还没来倒是能走,现在出去不是,不出去又难受,sans实在憋的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闻到烟味就会头晕,虽然可以用衣柜里的衣服捂住鼻子,但都明白,骷髅可不是捂住鼻骨就够了的。
  出去是没有什么,但sans觉得突然从别人的柜子里爬出去,而房间的主人就在外面,出去挺尴尬的,特别是外面是烟枪,免不了会被当成嘲讽的借口。
  烟枪把嘴里快燃尽的烟蒂按灭,将窗户打开,雪镇的雪花从窗户飘了进来,屋子里的缭绕的烟很快散去,只留下一点淡淡的烟草味挂在烟枪的身上。
  蓝莓的噔噔噔的脚步和一股奇怪的味道传来,他充满活力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papy!我刚刚做了一种新口味的taco!快尝尝啊!”
  蓝莓一蹦一跳的,蓝色的星星在他眼睛里放着光,他没两下就端着一盘看着非常好看,闻起来味道依旧不错的散发着黑色气场的taco来到烟枪门前,将门打开,但可惜的是没有看见烟枪。
  “papy?你在吗?”小蓝莓进去将手中的taco放在桌子上,环顾四周。床下?没有。门背后!也没有。
  蓝莓把四周翻了个遍,都没发现烟枪,最后向挤着烟枪和sans两个骨的大衣柜走过来,他先是把另一个柜子打开,里面空空的,一只流浪狗在中间叼着蓝莓不见的骨头,蓝莓将它口中的骨头和它一起抓住“好啊!你这只坏狗狗,原来是你把我的骨头武器叼走了,肚子饿可以找我给你弄吃的,为什么要拿我的骨头武器啊?”蓝莓将流浪狗训了一顿,让他坐在地上,然后笑嘻嘻的猛的把两个骨在的那个柜子打开
  “哈哈!papy!发现你了!...呜?没有?”papy到底去哪了呢?刚刚还在的,难道,去了undyn那里吗?papy你等着,最华丽的sans这就去找他的兄弟!
  蓝莓把柜子关上,一手端起taco,一手抓着流浪狗就向热域过去,都忘了把狗放下。
  “呼!”柜子里打横撑着两边的两个骷髅终于放松下来,sans见蓝莓一走就默默数着时间,等过一会,蓝莓走出能感应到瞬移的空间波动的距离就立刻瞬移到了房间中间,烟枪到是很奇怪sans为什么那么点远要用瞬移,多亏了烟枪这被他胡乱挂满衣服的柜子,他们撑着柜子两壁,居然刚好把他们遮住,也亏了蓝莓没有细看。
  刚刚烟枪一个机灵就钻进了柜子,把sans吓了一大跳,烟枪也很意外sans会在里面,但外面有蓝莓,所以烟枪没管那么多,用手捂着sans的嘴不让说话。这个柜子非常显眼,明显会被蓝莓发现,而蓝莓越来越近,烟枪情急之下就把sans抱起背靠柜子一边,脚撑在另一边横空,因为多了一个骨,为了不让sans掉下去,烟枪还得护着他,蓝莓打开柜子,烟枪和sans都屏住呼吸,汗都不停往外冒,让骨紧张的是,大滴的汗向下流过去,马上就要掉下去,假设汗掉下来,蓝莓肯定会发现他们两个!烟枪一想到被发现会出现什么后果,就紧张的不得了。
  而sans也是莫名奇妙的感到紧张,他实在没想到烟枪会突然就一头扎进柜子,他进来的时候,sans本是以为他可能是一早就发现瞬移到柜子的他了,才进房间,只是故意等抽完烟来调侃他的,结果烟枪却挤进了柜子不让他发出声响。
  sans感受着堵在嘴上的手骨,心里默默吐槽:他还不知道用手捂住自己的嘴能不能说话吗?
  然后,sans僵硬了。
  烟枪尽量的在放缓呼吸,但这比直接往sans的耳骨方向吹气还让sans感觉奇怪,若有若无的呼吸轻飘飘的在sans耳骨处缠绕,痒骚骚,麻酥酥的,让sans感觉非常难受,还好之后烟枪把他抱住架空在柜子中间后没有了。但更令他觉得尴尬的是,他跨坐在烟枪身上,胯骨压在了一起。他平时都不会让什么碰到胯骨和周围一圈,那感觉太奇怪了,但现在他却跨坐在烟枪上面,他是该庆幸因为蓝莓在外面,烟枪没有不敢动吗?他自己也不能动,一动就会摩擦到他坐在烟枪身上的地方。sans皱起眉,淡淡的蓝晕浮起在脸上,假设烟枪动了两下,自己会有什么反应他自己都不知道,还好蓝莓很快就离开了。
   sans的瞬移使烟枪瞬间将刚刚因为蓝莓没去注意的sans的异状串联起来,放松下来的烟枪噗嗤一声,好笑的看着sans脸上还没褪下去的蓝晕,走到sans跟前对着sans的脸就嘲讽大开:“哎呀,用不用反应这么大啊?有这么敏感吗?还有,我们要不要谈一谈为什么你会在我的柜子里这件事呢?”
  烟枪嘴巴突出来的气带着淡淡的烟草味,熏的sans头发晕。sans黑洞洞的眼眶盯着烟枪,头上十字架跳的欢快,一手骨就先糊上了烟枪的脸,蓝色魔法随后袭向烟枪,烟枪向后推开,由于踩到了自己的后脚往地上摔,仗着手长将没离他多远的sans拖着也一起向后到,sans很好的直接跟着整个骨拍在了他身上身上,心情不可谓不美妙。☆(我的天,描写无能啊!果然还是自行想象吧!对不起啊!)
  ☆
  _________打斗之后的分界线_________
  sans之后和烟枪生气的打的那一架,把烟枪的房间弄的特别混乱特别破烂,两个骨看起来都非常狼狈,sans脸上还残留着蓝晕,一直没彻底消失。
  sans看着站在自己房间里的某个无赖,咬牙切齿,却拿对方一点办法也没有,打起来自己和他不分上下,真要说,对方体力比自己好,到时候还不一定能够赢了对方,只能每晚看着赖在他床上的某个家伙得意的拿着他被换成蜂蜜装在里面的番茄酱瓶,时不时喝一口。
  什么因为我毁了他的房间只能晚上睡沙发,所以晚上要来和我一起睡!什么他被蓝莓训了好久,所以要来扰他清梦!什么因为这个他兄弟罚他每天只能喝一瓶蜂蜜,他就要来我这边偷喝,还要让我也跟着他喝蜂蜜!
  那玩意那么甜,也只有他才受得了!
  sans看着自己手中又一瓶被换成蜂蜜的番茄酱瓶子,牙磨的咯咯响,心里的憋屈只有他知道。
  这时,烟枪凑过来将手中的番茄酱和sans手中的蜂蜜一换,将sans抱到了床上,搂着sans就一直坐在那里,也不让sans躺下。sans一直挣扎,可就是拗不过这个家伙,最后抱着番茄酱就趴在烟枪身上睡着了。
  烟枪看着看靠在身上睡着的sans轻轻一笑,将sans放平在床上,搂在怀里。
  晚安。
  嗯,晚安。
  烟枪听到sans模糊细微的声音后,搂着他就睡着了。
  而远在underswap,那个空柜子里静悄悄地躺着sans带过的那个猫耳头箍,烟枪将它和柜子清理干净后,就一直把它放在里面。
  *嘘!不要告诉sans哦!
  一张黄黄的便签上,烟枪的字轻飘飘落在上面,字的尾端还微微上扬,昭示着烟枪的好心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啊啊!又只有这么点!啊哈哈哈哈!真的非常抱歉啊!感觉糟透了!本来中间是还有一大截要写的,写的有点赶,居然变得这么少了,以死谢罪都不够啊!中间没写的那一段应该会发群里,求各位看官不嫌弃啊,ooc太严重了,无地自容啊! @灼华非花(长弧中  @某厌君  @木槿眠°

评论(4)
热度(47)

© 北穆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