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穆归

嗨,我是小穆,UT圈的潜水实力派,我终于发出我的文文了,我会继续的!

【UT/US】许愿者与许愿精灵

依旧审判组
___________正文_____________________

  “bro,快点快点啊!MEHHH!”小小的蓝莓在烟枪肩上笑。

  就在昨天,蓝莓发现了两棵树苗。一棵是蓝色的,深蓝的树干上面有着绿的发黑的叶子,边缘有着亮蓝的光辉,叶子中间隐隐有莹蓝色的光点闪现,另一棵是红色的,深棕色的枝干上是火红的叶子,边缘是暖金色的,闪烁着点点金光。两棵树苗交缠在一起,是双生树的样子,即使是小小年纪就已经读过很多书的烟枪,也没能认出两棵树苗的品种。

  “papy,是不是非常漂亮啊!嘿嘿,这就是我说的那两棵树,你还不信,说什么没有会发光的品种!”蓝莓非常高兴的一手叉腰,一手拍着胸口,也不顾是在烟枪肩上,一到到两骨。

  “...嗯,很漂亮。”烟枪看着那其中蓝色的那棵树苗呆住了。

  烟枪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那棵树苗的一瞬间,就被那冷冽的色彩给吸引住了,明明另一棵更来的亮眼。那棵树苗与另一棵树苗纠缠在一起,扭出曲折蜿蜒的弧度,却仿佛能在任何坚硬的石头上扎根一般,枝干上却隐隐闪现出如磐石般的坚毅色泽,明明只是棵树苗。

   “嘻嘻!”烟枪猛的听到一声极其细微的笑声,吓了一大跳。

  那声音似乎是从那棵蓝色的树上传出来的。

  “咦!papy那棵树苗还会说话吗!好厉害!”烟枪和蓝莓靠近两棵树苗,蓝莓的星星眼仿佛要飞出来了。

  烟枪也好奇的盯着那棵蓝色的树,然后一团圆滚滚的光团从上面飞了出来,光芒散尽,居然是一只骨精灵,扑腾着的小翅膀拖着虽然小小的,但比翅膀大一些,摇摇晃晃就像要掉到地上去一样,手上还抱着一团更小的金色光团,只是却没现行,应该也是只骨精灵,烟枪想。

  “Well,可不是我的树在说话哦。嘿嘿,你好,我们是许愿精灵,我叫sans,这是我弟弟papyrus。”蓝色的小精灵飞到两骨面前。

  “你好!我也是sans,我的弟弟叫papyrus!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啊?MEHHH!”

  “诶?哇,真酷!”sans手中的papyrus亮了两下。

  “你可以叫我蓝莓,我兄弟烟枪哦!”

  “烟枪?”sans听着这个称呼笑了起来,觉得和烟枪的脸放一起还是很贴切的,小小年纪,这么显老可不多见,sans骨生所见这样的也就烟枪一个骨,虽然在这偏僻的地方,从他有意识以来就没见过几个人。

  烟枪摸摸他不存在的鼻子,噙着笑的sans好看极了,再怎么也还没以后脸皮厚,盯着sans的脸,烟枪不自主的就有点害羞了,同时也想到了点什么。

  “你和你弟弟经常都出来吗?要注意别被别人看见啊,有些人或怪物可能会打坏心思。”烟枪正色道。

“Well,这就比较骨感了,我是看你们两个也是骨才出来的,我之前可没见过其他的骨,不过也没出来过就是了。你们肯定不会把我们的存在告诉别人的,对吧?”sans飞到烟枪的眼前,冲他眨眨眼,papyrus也一闪一闪的,很高兴的样子。

  “当然!你竟然刚见面就这么信任我们,我和我兄弟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盼的!”蓝莓泪花开始在眼眶里聚集,双手握拳很是激动。

  烟枪和蓝莓靠过去,一人坐在双生树的一边。

  “你说你们是许愿精灵,那你们真的能实现愿望咯?”

  “嗯哼!”sans冒出来一个鼻音。

  “但必须是诚心的,且相信有我们存在的人,许的愿望我们才能看见。而且我们一般只会从他们生活的细微处帮他们改变,最后实现他们的愿望,过于离谱的愿望我们也是不会帮他们实现的。毕竟有些人是诚心诚意想要得到金山银山的。”

 “那为什么你弟弟没有像你一样显形呢?他甚至不能说话。”   

  “我们精灵可长寿着呢,幼生期和你们比起来也就更长呢,别看我这样我也有好几百岁了哦,我弟弟也是,而且要不了两年,他就也可以像我一样扑腾翅膀了,呵呵。”不知道是很久没和人说话还是居然遇到了除他以外的骨,sans反常的没打瞌睡,高兴之余,话也更多了。

  烟枪蓝莓和sans聊了很久,papyrus也是不是闪两下表达自己的想法,sans烟枪很聊得来,papyrus附和蓝莓,这两个也聊的很投机,虽然只有蓝莓说,papyrus是闪光发表意见。

  烟枪和蓝莓是早上来的,来的时候还雾气环绕,一聊就聊到中午,必须回去吃午饭了,不然Tori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哦。

  “我们下午再来看你!拜拜!”蓝莓边走边高兴的向sans那边挥手。

  “千万记得别告诉别人我们的存在啊!”sans本来要直接会树苗里去了,还是对他们嘱咐了这句话。

  下午和接下来的半个月,蓝莓和烟枪也都每天去找sans他们玩,然而,这天,哪里不一样了。

  “嗯?你是说,今早上,一个棕粉双色头发的女孩子看见了你们,然后飞快跑开了?”烟枪看了看和他差不多高的两棵树苗,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sans倒是觉得没什么,之后他们继续聊天,很快就到了回家的时候。

  “sans,我们明天再来和你玩。”烟枪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样说,这话他顺嘴就冒出来了。

  “明天见。”

  烟枪看着sans的表情,明显感觉他知道了什么,但他也只有先回去了。

  “走吧,bro。”烟枪最后看了要双生树,带着蓝莓走了。

  当天晚上。

  “笨蛋!小心着这两棵树苗,又弄伤了怎么办!”黑影A催促着。

  “行了,别催了,不就掉了一片叶子嘛,这不成了吗!快走快走!”黑影B将sans掉的那片叶子扔到地上。

  本就无月,唯一的光源sans和papyrus又经黑口袋一装,周围黑漆漆一片,只有那片掉下的叶子还闪着些微的光彩。两个黑影将sans和papyrus放到后备箱,很快消失不见。

  sans在树内叹口气,向papyrus传递过去不要做任何事也不要出去的信息后,侧头,像没遇见烟枪蓝莓之前一样睡了,只是到底是睡得没以前那么香了。

  烟枪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没睡着,一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离他而去了的感觉始终萦绕不散。

  许是动作太大,终于。

  “砰!”床头的水杯往地上掉下去,声音很是响亮,把隔壁的小蓝莓都惊醒了。

  “...papy?怎么了?”房门被打开,蓝莓揉着眼眶看着他。

  “没事,bro,回去睡觉吧。”烟枪对蓝莓笑了一下,将地上的杯子放回桌子上,当初为了防止被子摔坏,是特意买的个合成玻璃水杯,比玻璃杯经摔多了,也帮他省了不少杯子钱。

  蓝莓眨巴眼,跑回房间拿来了他的枕头。

  “papy,今晚我们一起睡吧!我们也好久没一起睡了!”蓝莓抱着枕头,自顾自的说着,就往烟枪床上爬。

  “当然可以了,bro,我可舍不得让你“骨独”的待在另一间房间。”烟枪往里面让了让。

  金色的被子里,两个小脑袋靠在一起,烟枪的失眠这才得到了缓解,虽然烟枪晚上依旧没睡好。

  第二天。

  “...papy...呜...”

  “......”  

  “好了,看来以后我们都不用过来了呢。”烟枪将唯一留在这里的那片叶子捡了起来。

  “可是...”

  “我们一定能再相见的,走吧。”

  清晨还不那么明亮的太阳下,烟枪和蓝莓早早的走在回家的路上,烟枪最后望了一眼那本该有两颗树苗的地方,握着叶子,和蓝莓走了。

  ......
  “Well,所以,这就是烟吗?”

  十几年后。

  “pap,快点!不然你这次的相亲又得因为迟到告催了!!”蓝莓穿着一身休闲装,催着又被套上西装的烟枪。

  蓝莓窜到烟枪面前,将他嘴里的抽出来。

  “你还抽!papy,不是说过不许抽烟了吗!抽烟不仅对身体不好,而且你前几次相亲就有因为抽烟告吹的!你怎么不听劝啊!”蓝莓气的直跺脚。

  烟枪已经奔三了,看别的人这年纪有些女朋友交了好几个了,有的孩子都可以到处跑,捣乱了!像烟枪这种一次朋友都没交到,还全部是在一开始就腰斩的,当真没有啊!为了烟枪的后半生幸福,隔壁热心的Toriel阿姨一家也暗暗为这个还不错的小伙着急。哦,对了,你说为什么不担心蓝莓?因为Toriel女士的小女儿和蓝莓在一起了啊!swap chara dreamer是个很害羞的女孩,如果不是他们已经相处了五年,且蓝莓是比较直接的类型,估计他们要在一起还要磨合更久。

  五年前烟枪因为工作原因,带着刚上完大学的蓝莓来到伊伯特不夜城,蓝莓和烟枪驮着行李来到这里的院子时,已经是晚上了。但作为有名的不夜城,伊伯特的晚上,反而人更多,还得多亏这不是市中心,晚上还算清净。可就是这天晚上,一辆车飞驰而来,swapchara这时候正好走在路中间,多亏蓝莓反应迅速的一扑,不然,小姑娘可能早就在医院躺着了,蓝莓和她也是因此结缘。

  更别提隔天,蓝莓和烟枪知道了她住在隔壁,蓝莓更是经常去找她玩。由着蓝莓的开朗性子,两个人不是青梅竹马,胜似青梅竹马,和周围一圈混熟了个遍。

  swapchara可漂亮着呢,还是蓝莓自己开窍的哦。

  “好了好了,bro,走吧。”烟枪懒洋洋的说着。

  他也不是没想是着交个朋友,也免了周围的人担心操心可他就是没法做到。他对他们没感觉。明明平时轻柔的仿佛浸在手中受温水轻抚,每当他试着开口说下去,那骨细微的感觉却仿佛在被放大了无数倍的同时变得冰冷无比,有如一条蛇紧缠着猎物。无论面前是谁,他心中已有所属,虽然他也没弄清楚的他的心之归路指向何处,就一直没找伴侣。这次也一样,还是发展成友人好了。话说他都得了妇女之友的称号了呢,他该骄傲吗。

  穿过一丛丛花,烟枪边和火焰女士聊天,边往许愿树方向过去。几天前,这个森林公园的老板花巨资,买下了两棵树,那两棵树被转手过好几次,不过照这个森林公园老板的样子看,应该是不打算再出手了,声称许愿树,许是树有些奇异,买来做招牌的。蓝莓听说了这,便要烟枪在这次相亲带对象去。烟枪不去也不行,他其实有点怕,一转头就看见那一堆在明显不过的家伙。

  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办到的,居然把swapchara那姑娘也叫来了。(蓝莓)

  突然,烟枪觉得胸口很烫,拿出来一看,定制的盒子里,那片叶子竟闪着比昔日更胜的莹蓝,恍若它的主人,让烟枪刻意忽视的细节都指向许愿树。

  犹记得当初烟枪曾与一棵树苗这样许愿,希望能终成眷属,他还曾问他为什么小小年纪就担心以后了,那被时间模糊的脸清晰起来,与那日他回去时发现的香烟的味道穿插交互,烟枪仿佛刚刚才与对方见过。

  烟枪匆匆和火焰女士道别后,后面有鬼在追一般,飞快来到许愿树前,许愿树已比他高很多了。

  烟枪又追随那飞走的光团而去,终于在公园幽灵的一个小湖畔。

  sans显出身形,向烟枪笑着说

  “好久不见?”

  烟枪摸出树叶放到sans手中。

  “算是还是不算呢?”

  抱着变大了,在笑靥如花的sans,烟枪萦绕心脏的感觉终是化为蜂蜜的甜。

___________end________✌______

感觉还有好多地方可以刻画的,ooc,清水短篇,写不下去了。

一个月的摸鱼量,本穆终于回来了!啊哈哈哈哈!

(不要脸的)隐身报告2

乘还没收手机,在来发个报告,我们学校是住宿制的,还收手机,一个月只发一次,只能每个月回来和太太小天使们玩了T﹏T,太太们不要生气啊!(哭的死去活来,所以上学最不好了!)

隐身报告

  距离开学还有15天......
  而就在刚刚......我从闺蜜那里得知...我们要把一朵午荷每篇文章都写篇读后感......
  然后还有十篇精读......
  四本作业......
  一套卷子(刚回房间发现的)......
  可能最近都得被看管着做作业......
  占tag非常抱歉......
  QwQ生无可恋....
  回来一定把拖欠的文文补上,为能够忍受我这种人的太太们给出我的小心心,渣渣穆一定尽快赶完作业。
  将更新拖这么久,小穆有罪!
  等我!我的天使们!

60点梗(你不)

  看着其他太太们都是30/40就点梗了,我觉得我或许得做点什么。小伙伴们~来找我玩啊~(你不,还有那么多坑,会永远也填不完的!——所以来找我玩吧~啦啦啦~)(占个tag~别打我!)(这人是个冷cp爱好者,偏偏写不来)

啊...某个废渣要死了啊...
今天下午见我妹妹在用手机画画,所以跟着下了那个叫画吧的软件玩,可是图力不行啊,一个大下午+晚上,才画出这么个东东,人生无望啊(所以你就这样就发出来了?这么个东东?)......(裙子由柳叶笔画的。)(某个修仙修的快成真仙的渣渣)

【UT/US】口是心非 (上)

☆有修改,有微更新在末端☆    ♡>3<♡!
*依旧审判组没毛病(所以为什么完全看不出来啊)
*为什么这么多口水话,啊呀呀,我也不知道!
*感觉OOC太严重(你要被砍)
*原来很短很简单的一个梗,所以为什么我越写越多啊!(捂脸)
*诶,为什么frisk和chara出现这么多?(欧耶布吉到,啪!你够)
*所以果然还是分批吧
_____________正文______________
  “paps,收拾好了吗?”sans和frisk站在门外。

  “马上!NYEHHH,这是最后一趟!只要再带上我的这些骨头收藏和我们的宠物石头,我们就可以出发了!”说着,papyrus笑嘻嘻的背着他的一大袋骨头拿起宠物石头。

  sans看着拉着一个小行李箱的frisk,伸出手骨在frisk的头上揉来揉去,不一会就把frisk的头发变成了鸡窝状。

   “啪!”“frisk”用手狠狠的将sans的手拍开。

  “谁准你这么揉frisk的头发的?”chara将手放在被揉乱的头发上,对sans大吼。

  “NYEHHH!frisk的头发很软呢。”

  ·哼,frisk的头发只能让我揉。

  chara也没管她和frisk在一个身体里,就算她揉frisk的头发,也是用的frisk的手,算不上是她揉的。虽说自己揉自己的头发,感觉怪怪的。

  “hum,你怎么又跑出来了?”sans好笑的看着突然跑出来接管frisk身体的chara,chara出来的标志性红眼睛睁的大大的,脸气鼓鼓的,手还放在被揉成一团的头发上,配着脸上的红晕,很是逗乐了sans。

  “不然呢?哼,我要巧克力。”chara抱胸傲娇的哼了一声,手直直的伸在sans面前。

  “如果是某些人,没有。”sans往旁边一撇头,嘴角翘了起来。

  “喂!...唔...笑面垃圾袋,能给我块巧克力吗?”chara鼓着脸,端正了点向sans说话的态度。谁让sans做的东西比那些死贵死贵的名牌还好吃呢?

  “你跟flowey学的?”

  “什么,笑面垃圾袋?没听过这个词,好像很厉害!最伟大的papyrus要把它记到我的本子上!NYEHH!”papyrus带着东西走过来,听到了这里,放下宠物石头就将这个词在他随身带着的那个本子上写了下来。

  “好好好!s-a-n-s,能给我快巧克力吗?!这下总没问题了吧!”chara看着因为papyrus一句话浑身气场突然变冷的sans,简直气的要死。

  ·那家伙审判眼在闪啊!我都冒冷汗了!

  ·死 弟 控!

  ·是不是pap说冷,你就要搬到太阳上去住啊!%@#*&%!;#@*...

  *身体里面,你努力让chara冷静点,但没有什么效果。

  sans看着气得炸毛的chara,伸出手,又往上面使劲揉了把,这才把早在chara说的时候就握在手骨里的巧克力给了chara。

  *chara瞬间消气了,眼睛变得亮晶晶的,里面只有巧克力。

  “好了,很晚了,我们该走了。”sans说着走到在一旁看着他俩笑的papyrus...的旁边地上牵起宠物石头。

  没错,不是那包特别大,装满papyrus骨头收藏的包,而是papyrus旁边地上用链子栓上的宠物石头。

  sans和吃着自己做的巧克力的chara、papyrus往前走了两步,就顺着被绷直的链子回去,蹲在石头前瞪石头。

  “well,你说你懒得走,想让我拖着你走?”sans的声音往上翘,嘴角的也弯了一个弧度。

  “可是我也懒啊,要不你拖着我走?”sans夸张的用两只手比枪指石头,眼睛几乎眯的只剩一条缝。

  “What?你问我捷径?”

  “哦,你不说我都忘了。papyrus,frisk,chara,你们先走吧,我和宠物石头在这里躺一下,等一下我们就用我的捷径去找你们~”sans说着说着就噗通一声趟倒在地上,一只手揽着宠物石头。

  “喔,你个懒骨头!好吧,那么frisk和chara,我们先走吧!sans,你记得快点出来啊!NEYHHHH!”papyrus就和chara(和frisk)往结界口走去。

  “frisk,我敢保证那个家伙只是恶趣味发作,想让我们走到结界口而已。”虽然chara正十分欢脱的吃着巧克力,心底仍没忘腹诽sans。

  *难得你很认同chara一次。(你注意到了sans在自己,chara和papyrus转身后偷笑,还拿出番茄酱灌了两口)

  “What!sans?!!为什么你们比我们先到?!!”papyrus和frisk(chara已经吃完巧克力,所以和frisk又交换了身体使用权)到的时候,不仅看见了装着他们的行李和宠物石头的车,还有骑在儿童自行车上的sans,sans手中拿着番茄酱,好不悠闲。

  “well,我也没想到,也许这多亏了我那条捷径吧,谁知道呢,bro?”sans笑的眼眶都快闭合起来了。

  ·哦,他那咧的大大的嘴为什么都不会漏出番茄酱呢。

  chara不止一次这么吐槽了。

  “WELL!”papyrus的脸纠结成一团,眼眶大睁,眉骨还挤在了一起,pap快步走向了车。

  “好了,快上车吧!”papyrus坐到驾驶的位置上。frisk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sans?快上车啊!”papyrus看着在旁边骑在儿童自行车上的sans这么说。

  “哦,bro,你们先走吧,我能追上你们的。”sans悠闲的往嘴里倒番茄酱。

  ·frisk,你说他是觉得他骑儿童自行车会比papyrus的跑车快吗? 他太自信了点吧?

  *你也觉得sans有点托大。

  “喔,好吧bro,快跟上来哦!”papyrus发动跑车开了出去,明明没开过几次,papyrus却熟练的像老司机。

  ·......所以为什么papyrus会觉得sans跟的上他的跑车啊

  *......

  “嘿,bro,我这不是就跟上来了吗?”

  ·......

  *......(你和chara看着挨着,或者说放慢速度跟在跑车旁的sans沉默了)

  “喔!sans,你骑的真快!”papyrus惊讶的看着sans和他的儿童自行车。

  “嘿嘿,谢了,bro,我先走了。”

  “好的,一会见!NEYHHH!”

  ·......

  *......(你和chara看着骑着自行车飞快消失在跑车前面的sans,一直保持着沉默)

  *你充满了决心(大概)

_________________sans那边_________________

  “哈哈,paps/sans和kid总是这么可爱!...”两个不同的骨同时感慨出声。

  “......额......”sans看着在旁边和自己一样自行车(非儿童款)骑的飞快,长得又非常像papyrus的骷髅,有点蒙的同时,心里有点不爽。

  那个骷髅长得很像papyrus,但是却有着九分和自己相似的气质,剩下的那一分,还是因为是不同的骨,脾气应该和自己看起来有点不同,手机拿的是蜂蜜不是番茄酱,且长得是非常像paps,不像自己,显出的和自己的点分别。

  但无一例外有点让sans不爽的是,1,那家伙骑的不是和自己一样的儿童自行车(这个sans其实不是很在意),2,在地下的时候是只有他们两骨的,突然又看见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骨,有点疑惑,3,这家伙喜欢的是蜂蜜不是番茄酱,4嘛...那家伙比sans高。

  高那么多啊!paps比我高当然没关系,他和paps长得像又咋了,他到底谁啊?也比我高这么多!(sans不承认是因为这个原因)

  但必要的招呼还是要打的。

  “...嘿,你好,我是papyrus。”烟枪看着这个长得和蓝莓简直一摸一样的骷髅,先sans一步出口打破了这沉默的局面。

  额,看那有点不爽的小眼神和与自己相似的气质,和bro还是有很大区别啊。完全不可能搞混,嗯。而且,他骑儿童自行车,和他的身高很搭啊。

  “...well...你好,我叫sans。”他骑自行车的速度慢了一下。我听到他名字也慢了一下。

  hah...h,well...他和我bro的名字也一样诶...(sans/烟枪)

  两个骨沉默不语,sans和烟枪就这么一直盯着对方。

  他俩个的自行车越骑越快,冷的惨淡的氛围包裹着两个骨围着环城公路绕城市转了好几圈。

  “额,好的,那么我该走了,我的bro和小鬼还在等我呢。”这次sans率先打破沉重的氛围

  “呵呵,我也是,那就这样,再会。”

  说完,两个骨朝着相同的路飞速骑车,两个骨开始较劲起来。

  “...你住在这里?...”sans不爽的看着先自己一步到的烟枪和隔壁的房子。他还真没想到他就是那个会和他们一样新搬来的那个邻居。

  “哈哈,看来我们是邻居?晚上要来我们这边吃饭吗?”烟枪无所谓的就这么发出了邀请。

  (烟枪内心:反正今天该bro和chara做饭,偷笑)

  “哈哈,我也想这么说来着,但是我和我bro刚搬到这里,还有很多东西要收拾,就不去了,谢谢你的好意。”sans委婉的拒绝了烟枪。

  “那回见,下次来怎么样?”谁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

  “再说吧,回见。”

  sans和烟枪分别推着他们的自行车进了自家的院子。

  “papy,你回来了!”蓝莓搬着一箱子东西停在楼梯上。

  “papy!”USchara扑过来抱住烟枪。

  “哦呵呵,kid,你差点把我这把老骨头都给撞散架了。”烟枪笑着接住扑过来的USchara抱着举高高。

  *你告诉烟枪不会的,你还把表示希望他把你再抛高一点

  “kid,你知道的,抛两下就是我这把老骨头的极限了,不能抛更高了,真抱歉啊。”烟枪说着将USchara放到地上。

  “well,让我来给我们的小公主把小花脸擦擦。帮sansy搬东西弄花的,嗯?”烟枪用一张纸巾帮USchara擦了一下脸,把USchara的脸擦的更花了。

  *你欢快的笑着点头,告诉烟枪你帮着搬了很多东西,并且你觉得帮上了忙很开心

  “好吧,我也来帮忙。hum...比如我帮你们把这个搬上去?”烟枪拿起一瓶蜂蜜。

  “...papy,不指望你帮忙搬多少,至少把你的那堆蜂蜜搬上去,而不是就那一瓶好吗?”USchara有点囧和抓狂的看着烟枪。

  “哦,那我还是帮点忙好了,我帮你们把这个马上去怎么样?”烟枪提起什么时候跑到院子里来的流浪狗,根本不掩饰的笑出了声。

  “papy!你个懒骨头,将你的东西搬上去!”已经又下来了的蓝莓看见烟枪,生气的对着烟枪吼,小个小个的身子上面,一张脸鼓得圆圆的。

  “好吧bro。”烟枪这才帮蓝莓和chara收起了东西。

  和烟枪这边的闹剧相比,sans那边正紧多了。

  “kid,能把螺丝钉递给我一下吗?”

  frisk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后,过去将就在sans旁边的螺丝钉给他,回过头不过两分钟,又被叫过去。

  “well,kid,可以帮我把工具箱拿过来一下吗?”sans又指着离他只有几步远的红色工具箱这么说。

  “sans,只有那么几步路,不能动动你的骨头吗?不经常用,它会像长锈一样嘎嘎响的?”frisk无奈的又帮sans把工具箱拿过去。没过一会儿,sans就已经叫frisk好几趟了。

  ·他是懒得

  “喔,你是指这样吗?”sans用魔法让自己飘起来轮到他刚刚在的位置旁边。

  “sans,可以用魔法那你刚刚为什么不用魔法一直叫我呢?”

  “唔,大概是因为懒得?”sans往地上一躺,笑的把嘴咧的大大的。

  ·......

  *......chara,你是对的

这时

  “sans!—sans!我要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你一定不敢相信,竟然有和你长得这么像的骨头!”papyrus还没进门,高兴的往上翘的声音就从外面传了进来。

  papyrus从外面飞快的往里面冲,同时跟着他传过来一阵耳熟的声音。

  “我也可以进来吗?paps!”一个骨兴奋的在门口问papyrus。

  “当然!来吧伙计!”papyrus退回到门口,然后又和那个骨一起快速冲了进来。

  “sans!他也叫sans!你看你们是不是长的非常像啊,而且他是那么的酷!”

  “等等,那我不就像又有了一个兄弟吗!他还这么酷!喔!”papyrus睁大眼眶,双手捧着脸高兴的大声这么说,似乎不敢相信。

  “MWEHH!你这么觉得吗?paps!我好开心!”

  “啊!你们好,我是sans!你们也可以叫我蓝莓!”

  看着面前这个说它叫sans,却和papyrus动作相一致的小骨头,sans觉得或许他该找旁边宅子里那个家伙谈谈。

  “好的,小蓝莓是吗,你想要来点番茄酱吗?”sans从衣服里拿出一罐番茄酱。也无怪乎sans称他为小蓝莓,他的个子似乎比sans还要小。

  “哈?!你就是paps说的和我名字一样的兄弟?你和我兄弟一样喜欢喝这些调料?!”蓝莓非常吃惊。

  paps的兄弟不会和papy一样还抽烟吧?!

  这么想着,蓝莓竟然将这句话说出来了。

  “哈哈,没事,我不抽烟。”看着变得有点慌的蓝莓,sans安抚了一下蓝莓的同时还在心里给烟枪记上了一笔——居然有要教坏自己的兄弟的节奏,该打。

  “你兄弟很喜欢抽烟?那我可以叫他烟枪吗?”

  “诶诶诶!当然可以,这个称呼好啊!比honey形象多了!我以后也这么叫papy好了,MWEHHH!”

  sans嘴角翘了起来。

  “你好,我是frisk,我身体里的另一个人叫chara,很高兴认识你!”

  “咦!你身体里面还有另一个人吗?你们两个人在一个身体里?好酷!”蓝莓兴奋的和frisk说话。

  “frisk,我告诉你,我们家还也有一个人类,和你身体里的人类名字一样哦!怎么这么巧啊,真酷!”

  是啊,“酷炫”的很不对劲。

  “sans,paps,frisk,chara,我!最华丽的sans珍重的邀请你们参加我们明天早上的野餐!”

  “诶!太遗憾了,我们明天早上也要去野餐。”

  “诶诶诶!”蓝莓失望的整个骨都阴沉了下来。

  *你问蓝莓他们在哪里野餐

  “就在这个小区附近的绿茵公园。”

  “我们也是去那里诶!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野餐了!对吧bro?”

  “当然。”晚上去找Aphys问问这接连出现的和我们地下世界怪物相似的怪物是怎么回事,等明天早上去公园,就可以和烟枪谈谈这个了。

  frisk和papyrus蓝莓高兴的聊着明天早上的野餐要怎么样,连chara也时不时的插嘴,说着说着就打电话给toril、undyn说了野餐的事。

【UT/US】发烧

*超级短小~
*速成短打~
*审判组没毛病~
*用烂了的梗,很好~
*别打我!(严重OOC)  “呼...呼...”
  sans躺在床上不停的呼着气。
  昨天,sanspapyrus和烟枪蓝莓约好一起玩雪,结果大家伙一出门就踩空,全部陷进雪里。房顶上的雪滑下来,sans和蓝莓两个个子太小,还被雪埋了起来。
  “另一个我,你好点了吗?不用担心,最华丽的sans会好好照顾你的!”蓝莓在一旁笑嘻嘻的说,手还不停的挥动。
  “还有我!还有我!最伟大的papyrus会让我的兄弟好起来的!我知道我兄弟现在最需要什么。”papyrus弯曲一个膝盖,一只手骨指向远方。
  “那就是我亲手做的papyrus的特制爱心牌意大利面!NYEHHHH!!!”
  “哇!好酷哦!我也要做我的爱心taco,这一定能让令一个我更快的好起来!MWEHHH!”
  蓝莓窜过去和papyrus做着同样的动作,一手叉腰,两个骨背后还有一轮太阳和滚滚的河水在波涛汹涌。
  “让我们走吧!NYEHHH!/MWEHHH!”蓝莓和papyrus一起这么说,对视了一眼,一起飞速跑下了楼。
  “hmn...”烟枪坐在sans旁边,决心脸的看着两个弟弟达成一致,飞快的跑下楼。不知道啥时候开始,两个小家伙一看到我和sans待在一起就这样,真是。
  (顺便让我懒惰的哥哥和另一个我多呆一会吧~by跑下楼的蓝莓papyrus【见证sans烟枪发现起来的两个小助攻(公主/不是)】)(咳咳,这段恶意卖萌掐点哦!)
  烟枪伸出手帮sans拉了拉有些下滑的被子,还帮sans换了一条热毛巾。
  sans不舒服的歪了一下头。
  “为什么不用冷毛巾呢?热毛巾难受啊。”sans抱怨道。发烧让sans的声音软绵绵的,有点打颤,简直就像sans在撒娇一样。
  “冷毛巾退热,热毛巾退烧。谁让你昨天不仅有被埋在雪里,之后堆雪人还没自觉,作死一样的刨了一堆雪在上面睡大觉。”烟枪把声音拖得长长的,懒洋洋的,sans都有点质疑,是否下一刻他就要睡着了。还有,这一大串话下来,他有点晕。
  “唔。”sans有点郁闷,瘪了一下嘴。
  蓝蓝的脸,不停在流的汗,比平时要急促一些的喘息让sans有一点平时没有的脆弱。
  看着沉沉睡过去的sans,烟枪这才又注意到了sans的娇小。就和他那兄弟一样...或许比他兄弟还弱?
  sans软软的一团缩在被子里,看起来那么灵巧可爱。他也只有睡着的时候才会这么乖乖的躺着了,要放在平时,可是个不服输的主,他本人的气场性格和气质,也让人总是将他本身的矮小给忽略了。
  没人可以因他的小而轻蔑,忽视他的强大。
  烟枪拿出叼嘴里的烟按灭,嘴角的弧度却禁不住的往上勾起。
  我也不行。
  烟枪弯下脊椎,在sans的嘴上一啄。
  帮sans又换了一块毛巾后,烟枪轻手轻脚的爬进了被窝,将sans楼在怀里,很快就和sans一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___________第二天_____________
  “嗯?好的很快嘛。”烟枪看着已经活蹦乱跳,在一旁消灭有毒料理的sans,冒出来这么一句,引得sans不停的瞪他。
  sans抓起手边的个taco,就一把塞进了烟枪嘴里。
  *烟枪身亡,全剧终。(开玩笑)
  “hum。”烟枪嚼着taco看着sans和两个弟弟在一旁嬉笑。
  嗯,很美好,很不错。一直这样一点问题也没有。

【UT/US】重复

*OOC严重
*编不出来了系列
*直接上正文
________正文___________
   ......
  那个混蛋终于走了呢。
  sans擦了擦嘴角的血,往嘴里塞了一瓶装着番茄酱的蜂蜜瓶后,还顺便把一瓶装着蜂蜜的番茄酱瓶塞进一旁姗姗来迟的烟枪嘴里。
  过不了多久,他又会重置的吧,反正已经无所谓了。
  烟枪将sans从座位上抱起放在自己的身上,方便sans喂自己喝蜂蜜,甜甜的蜂蜜里还有着丝丝番茄酱的酸味,就像sans一样让人着迷。
  “所以我们又可以无聊一整天了。”烟枪将下颚骨压在sans的头骨上蹭。
  “反正无法阻止她,不是吗。”sans摊手。
  反正,也就这样了不是吗?
  【“所以,就是这样了吗,嗯?”sans扯了扯嘴角,一次次的重置让sans疲惫不堪,甚至这次,sans的眼中已经有绝望的光芒。
  “不和你说了,我要去Giliby's了。”
  sans从原地爬起来,蹒跚的往外面走。
  “papyrus,你要来点什么吗?”
  “sans,你要来点什么吗?”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在雪花和灰尘共舞snowdin。
  双方和对方兄弟相似的脸上确是和自己无二至的表情和绝望的眼神。两双相碰撞的眼中,仿佛有种莫名的光芒亮起。
  之后,每次重置,他们都能依赖着对方,他们都阻止不了那两个混蛋,他们都只有自己。但至少每次屠杀的最后,他们还能有对方相伴,他们在每次被屠杀后,不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这个结局。
  重置一
  审判后sans来到上次那个地方,对方已经等在了哪里。
  “嘿,伙计,你叫什么名字?”
  “你好啊伙计,我是papyrus。”
  sans细细的咀嚼一样的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过了一会才回答
  “你好啊伙计,我是sans”烟枪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一会儿过后,他和sans同时露出了笑容   。
  “真是个好名字。”
  sans和烟枪同时说出这句话。
  sans不知道,在他听到烟枪名字时和烟枪的表情一模一样...
  重置二
  这次sans先到那个地方,看着向这边挪过来的一身狼狈的烟枪,对他调侃
  “喔,看来某人这次比我惨哦,也许我该给某人来一瓶番茄酱?”
  “喔,或者一瓶蜂蜜?”
  sans黑线,快步上前,将番茄酱塞进依旧在那边缓慢挪移的烟枪嘴里。
  “...你喜欢喝番茄酱?...你不觉得酸吗?”烟枪苦着脸。
  “那么你为什么不吐槽一下自己那甜的发腻的蜂蜜爱好呢?”...
  重置三
  sans将手中装着蜂蜜的番茄酱瓶递给烟枪。
  “!”烟枪惊讶的在瓶子里尝到了甜味,混着丝丝的番茄酱的酸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风味。
  “也许我收到了一点骨励,我是不是下次也这样做呢?”烟枪笑着这么对sans说。
  ......
  “她又重置了呢,下次我们去Giliby's怎么样?”sans看着开始扭曲的空间。
  “当然,你是想来一份薯条吗?”
  重置四
  “老板,干杯。”sans和烟枪拿着番茄酱瓶和蜂蜜瓶对着空空的柜台讲话,也不管没有人会回答。......
  ...】
  “sans?...sans?sans!”烟枪偏着头,悠长的声音将sans飘忽的思绪拉回。
  “嗯!嗯?额,怎么了?”sans回过神,抬头,一双因沉思而深邃的眼睛重新泛出光芒。
  烟枪一双眼眶中能看到的只有sans小小的头骨,sans嘴角习惯性翘起的弧度仿佛一根羽毛,掠过烟枪的灵魂掀起波澜。过进的距离让让烟枪在sans的瞳孔中看见了倒映的自己。
  “揪。”
  烟枪偏头,牙骨和sans的贴在一起。
  “?!”sans有点惊讶,然后笑着闭眼,和烟枪贴在一起,没有偏过头。
  “如果我们没在那个时候相遇,我们会是什么样子?”
  “嗯,大概...不要管那么多。我们现在已经遇到一起了不是吗?”
  sans沉默了一下。
  “啊。”sans脸上绽放笑容,微微弯曲的眉骨使整个脸都柔和了。
  “出去走走吧。”烟枪将sans抱着站起来。
  “好啊,从审判大厅过来后窝了有这么久了,再不走走,我这把骨头就要生锈了。”
  “要知道,你可没法从我这弄到骨油的啊~”
______________snowdin_________________
  “哒哒,哒,哒,...”sans和烟枪各自哼着自己的调子堆雪人,烟枪堆了一个雪堆就趴在上面睡觉了,到是sans这次没犯懒。烟枪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sans堆了一个papyrus的雪人。
  “呵呵,paps,你知道的,你是最酷的兄弟。”sans对着papyrus的雪人这样说,然后他站在那里就这么一直看着它。
  “sans。”烟枪只叫了sans一声,走过去将他抱在怀里。
  好一会过后。
  “无论怎么样,我们都还有自己。现在这样也还好,我曾试过不断的挣扎,期盼着那朵花能有什么感触,没用后我就颓废下来。”
  “但当那个混蛋出现,我以为好不容易,终于出现转机,结果依旧只是徒劳。确实,她有走过和平线,但那实在没法拿出来说。”
  “我机械的说着那些话,重复的做着那些事。我无法好好的保护他,所以我只能尽我所能让他开心。可我依旧怀有念想。”
  “所以我不肯停下来那样举动,我不能停下来那些举动,那些举动不仅因为paps,还因为地底的大家。”
  “所以,我绝望了。”
  “在那个时候,你却出现了。如果不是你的出现,如果不是你给了我另一个可以挂怀的念想,我一定已经崩溃了。我们从模糊的记得前几个重置发生的事到现在能清楚记得越来越多的重置经历,如果不是你,我是撑不下去的。”
  “谢谢你能陪着我。我不会再奢求和平线的。你能这样陪着我,我已经满足了。”sans看着雪人断断续续的说。
  sans脸上的表情逐渐从痛苦被带着温柔和暖暖光辉的笑容取代。
  烟枪又何尝不知道sans怎么想呢?他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呢?他们已经相伴了多少个重置了。几百?上千?这都不重要了。
  烟枪看着sans勾起的笑容,一把抱起sans。
  “诶!烟枪,你干嘛!”sans抓住烟枪的衣领保持平衡。
  “嘿!”
  烟枪还故意把sans往上颠了一颠。
  “回家!”
  “......”
  “哈哈哈!”sans和烟枪笑成一团,整个snowdin里回荡着他们的笑声。

  无论如何,即使我们相见中间那段时间多漫长,我们总会记得对方,并在见到对方的第一眼认出来。
  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们拥有着对方。
_____v___'_v!___:;!___v_-vv_v_v__vv
  可能语序混乱,可能ooc严重,可能@%”$*#......
  文笔不好请见谅!